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3

盟約之愛

人生最美的愛情,不是『一見鍾情』,不是所謂『熱戀如火』,『你儂我儂』,而是在上帝面前立下的『盟約之愛』。你可愛時,我愛你,你不可愛時,我還是要愛你。這是我們在上帝裡所立下的盟約。

我們的愛情若只是單單建基在人的情感上,就靠不住了,因為人的情感是靠不住的,人的情感是膚淺的。有一天,你會老,我會老;有一天,我會生病,你也會生病;有一天,你會皺紋滿面,我會老態龍鍾。但,不會變的,是上帝之愛不改變,如不轉動的影兒;因祂愛之堅固,我們在上帝面前的誓言依然有效。


孰善孰惡 :從中日情結談起

我們在中國所受的教育,使我們對中國近代史上所受到的民族尊嚴上的侮辱非常敏感。每當我們看到當年日軍侵華在南京進行的大屠殺的畫面,都讓許多國人咬牙切齒。我們『愛國教育』的反面,是我們對另一個民族的仇恨與鄙視。

在強調他族殘暴不仁的同時,我在報章新聞上,在因特網頁論壇上,不時看到的,是中國新聞媒體強調中國人民自古是愛好和平的民族。而對我們華人而言,日本人簡直罪大滔天,十惡不赦。在道德天平上一量,我們中國人似乎高人一等。

這種民族情結的化解不是十分容易。當年在西敏神學院時,我與日本同學相處,雖然大家都是基督徒,但老實說,也並不是沒有感覺到那種兩個民族之間莫名的張力。面對中日兩國國民對釣魚島而產生的火爆場面,理解之餘,也有許多無奈。

日本人是否就比較壞?中國人是否就比較善良?畢竟用雙重標準來衡量,不公平。讓我們把中國近代史再往前推一點,蜻蜓點水地看一看明清史。

史料記載,明末梟雄張獻忠的軍隊所到之地,殺人如麻; 他不但殺敵軍,也殺平民百姓之眾,難以算計。他殺懷孕婦人,刨他們未出生的嬰孩出肚為樂,將嬰孩丟進沸騰的油鍋,在人夫面前姦淫良家婦女,逼迫父親姦淫他們的女兒;殺死重慶萬餘男丁,剁人的手腳,鼻子,成都城內屍體以及殘肢堆積成山;四川遍地死人,竟導致老虎加倍繁衍,到最後也吃活人。在清軍剿殺下,張獻忠兵敗,後其軍隊逃竄,已無百姓可殺,就開始殺自己的士兵,每日一兩萬人。據說,40萬人口的成都,屠殺後,只剩下20戶。四川人口從300萬銳減到8萬人。張獻忠屠殺手段之兇殘不仁,絕不亞於近代之侵華日軍。

如今我們已經滿漢一家親了,現在甚少會聽人提及明末清初後金入關後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那些個金人屠城的血腥。在中國我讀到初中,從來沒在歷史課上聽過,課本上也沒讀過。現在大陸拍的流行古裝清劇,也沒有把滿清描繪成侵略者,倒是將他們粉飾得像英雄般輝煌。既然已成歷史,現在的中國人似乎倒是把滿清入關,入主中原當作是應該的。嘆,人真健忘啊,或許時間真能多少淡化仇恨。

到底,誰比較好,誰比較壞?其實,日本人也不是特別壞,中國人也沒有特別好。因為,罪性是人類共享的咒詛。自義是人類的通病。當人站在道德高處批評他人,卻沒有發現自己眼中梁木的時候,也是虛偽。

基督教信仰的人性論,不是單純的性惡或性善。上帝造人是好的,人乃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所造。被造時,人性是好的,是善的。只是,自亞當夏娃犯罪之後,他們作為人類的代表,使得整個人類都跟他們一同墮落了 (羅馬書五章)。 墮落後的人類,不但自始祖亞當那裡被歸罪(imputation of Adam’s sin),每個人也都各自犯罪得罪上帝。所以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羅馬書3章)。

墮落後的人類,或中國人,或日本人,或美國人,或德國人,或任何人,都犯罪得罪了神。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我讚許,站在道德高處對他人的批判,是一種雙重標準,是一種自義,是一種自欺欺人。

使徒保羅論到外邦人跟猶太人時,他這麼說,

這卻怎麼樣呢?我們比他們強嗎?決不是的!因我們已經證明:猶太人和希臘人都在罪惡之下。 10 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11 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 12 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13 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 14 滿口是咒罵苦毒。 15 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 16 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 17 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 18 他們眼中不怕神。」  (羅馬書3章)

這不但是猶太人跟希臘人的光景,也是中國人,日本人,美國人,德國人,韓國人,任何人的真實光景。我們所有人都在罪惡之下。一個義人也沒有。如此,問誰比較好,誰比較壞,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罪惡之下,每個人都犯罪得罪了上帝,每個人都需要耶穌基督的救贖恩典,每個人都需要認罪悔改。

8 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 9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10 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神為說謊的,他的道也不在我們心裡了。』 (約翰一書 1)

也只有信靠那位救主基督耶穌,從始祖亞當那裡所被歸罪的我們(Imputation of Adam’s sin),才能從基督那裡,因祂的義而被歸算為義 (Imputation of Christ’s righteousness)。

18 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 19 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羅馬書5章)

主後2013年1月12日

於馬州銀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