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倫理與團體倫理

開車時在收音機裡聽到在英國有人在追思撒切爾夫人,也有人抗議詆毀這位與雷根同時代的保守主義政客。

我想,個人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是個人倫理與團體倫理的兩個極端。過份強調個人自由會不免犧牲團體利益(畢竟人是在人群團體中生存),過份強調團體利益會不免犧牲個人自由與隱私,兩者的極端在執行起來都有失偏頗。兩者之間必須有平衡。美國最高法院,在一些針對與憲法修正案相關的例案做判斷時,就有相當好的前例可循,在注重個人自由的倫理前提下,也提出針對團體倫理而有的特殊例外。如,言論自由不包括在公共場合公然展示色情,不包括撒謊在電影院裡大聲叫喊“著火了!” 這些不包括在言論自由的範圍之內。

所以在考慮當今美國社會富有爭議性的話題,我們不能過份強調個人權利而忘乎團體社會利益。個人的權利也意味著責任。人不能只要權利,而不履行義務與責任。反之亦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