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基督裡的合一

中國互聯網上還有些“大漢族民族主義者” “滿族民族主義者” 等,雖不一定是主流,但言論也夠無聊,吃飽沒事幹的。

還好,對於咱們基督徒來說,基督已經拆毀了“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的牆。所以,即便遠在伊朗,阿拉伯地區,北韓的基督徒,都是主內互為肢體的,都是弟兄姐妹。所以,他們受的迫害,就是我們的疼痛。(以弗所書2,哥林多前書12)

基督徒在主內的合一,不是『劃一』,我們雖是不同,卻是一個身體,互為肢體,有為手的,為腳的,為耳為眼的。基督內的合一是Unity in Diversity。

Advertisements

往何處來,又往何處去?

回回首,又是多少春秋。

再次遠赴加國西岸看望妻子…..  這樣一來一往,來回約摸六千英里的路程,算是很習慣了,也接受了這樣無可奈何的見面方式。只是,在婚後,這樣的生活確實辛苦了些。

一大清早,天還未亮。窗外的啄木鳥就擾人清夢,“噠噠噠噠”的啄木聲,早把人吵醒了。起來梳洗,將要帶的行囊整理整理,拾綴拾綴,就出門了。今天是個好天氣,不冷不熱,風清雲淡,空氣清新得叫人深吸口氣到肺裡,也舒心暢快。

二十分鐘的路程到了地鐵站,再一小時的車程到了華府雷根機場。雖是清早,機場內早已人頭竄動,旅人穿梭來去。畢竟這是華府特區,天子腳下,政治精英們雲集之處,人們又怎會樂意處於安份?

每次坐飛機出遠門,在候機時,我都習慣於安然而坐,有那麼點兒呆滯地,看人們來往走動,觀眾生百態。想著,他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 想著,每個人,在這匆忙奔波的背後,都有他們自己的人生故事。

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這不僅是個生活事務性的問題,容易回答;也是個信仰宗教性的問題,不那麼容易回答。

十八年前,我在另一塊土地上,另一個機場裡,看著不同的人們,想著不同的事。那時候,心情上沒那麼樂意甘願,因離開生我養我的土地,並非我願。理智上,除了能與父母久別團聚之外,未來何去何從,沒有答案,充滿著迷惘跟不確定感。

那一年,我十五歲。十五歲的少年,要被連根拔起,要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面對一個陌生的語言,陌生的人群。

那一年,揮揮手,轉身就是別離。再回首,已然十八載。

人生短暫,我們何去何從?從哪裡來,又往哪裡去?我已有定意在心的答案。

使徒彼得說,我們在這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我感同身受。既是寄居者,這地上便沒有一塊土地,能真正被稱為家之處所。到哪裡,都感覺無家,到哪裡,都有若浮萍。如果這地上我無處為家,到哪裡都不舒服自在,那我便是不折不扣的流浪者,那我活著便沒有盼望,那我就真的可憐可悲。

如果,我沒有耶穌…….   沒有以祂形像造我,捨命贖罪愛我,為我預備了真正家園的上帝,嗯,那真的,我實在可憐,實在可悲。

我從何處來,又往何處去? 於是,我腳踏地土,昂首望天。我既植根於祂,便不再流浪無居。

在三千五百英尺的上空,想著,寫著。窗外,已然飛躍了綠野雪山,飛躍了沙漠荒地。不多時,就要見到藍色太平洋,到達美洲大陸的另一岸,見到久違的妻子了。

2013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