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柄的制約:從基督教信仰談世俗政權與教會權柄

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是一個與人主動立約,並信實守約的上帝。既然自立契約的全能全知上帝已然自我約束,信實守約;那任何認為自己可以不被約束的宗教與世俗的權力 -無論是中世紀的羅馬天主教會,還是世間胡作非為的世俗獨裁統治者 - 都可以說是對上帝的一種篡位與褻瀆。這種的篡位與褻瀆自起初就有,始祖亞當夏娃想要變得跟上帝一樣,也就是他們自己想做上帝。他們便墮落了。宇宙間只有創造主上帝有無邊的權力與能力,但是他因選擇愛他的百姓而信實守約,便指著自己起誓,約束自己的絕對自由。而墮落世界中的各種權柄 – 或宗教,或世俗 – 擁有權力便會腐敗,絕對的權力帶來的是絕對的腐敗。所以,無論宗教權柄,還是世俗權柄,都有制度性被監督的必要。君王如是,宗教領袖亦如是。

中國的歷史,君王缺少制度性的監督。頂多就只有儒生統治集團非制度性地對君王的制衡。幾千年的帝制,直到現在,還是一樣沒有制度性監督體制的憲政共和。這也多少拜儒家政治學說所賜,儒家看待人性是正面的,也多少是膚淺的; 中國人對君王充滿了聖人般的浪漫期待,總希望出的是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儒家式內聖外王的仁君。但中國歷史上,暴君與庸君遠多過仁君。

再看教會方面,普世華人教會,雖然也是宗教改革的後代,但在教會體制上,卻沒有從古聖先賢身上學到該學的。華人教會的體制建設普遍都不甚健全,治理上充滿亂象,卻不以為意。抱著一種得過且過的態度,用實用主義的心態與方式來治理教會。要不是牧師“獨裁”,便是長老與執事會“獨裁”,沒有制度性的監督,來彼此以愛心監督幫助。在教會領袖犯罪的情況下,也沒有制度性的以愛心指罪,使其悔改跟挽回犯罪領袖的機制。解決的方式多是草草了事,要不一腳將此人踢出教會;要不便是睜一只眼,閉一隻眼,姑息在教會中的罪。但這兩種解決方式都不是符合聖經教導的方式。既不造就教會,也沒有挽回跟造就犯罪的肢體。

上帝是立約的上帝,主動與人立約約束自己,並信實守約。而世俗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也當以契約為基礎,這也是憲政民主國家的基礎。實行憲政限制暴君的出現,同時也限制暴民的出現。雙方都在憲政的框架下限制自己的自由,履行彼此的義務與責任。

教會中的權柄也當受監督。我們教會做領袖,若承認自己是罪人,就更應當甘願主動限制約束自己的權柄,讓其他的教會肢體來幫助我們。如果我們願意如此,如主內同道曾劭愷傳道所言,“那麼教會當中就可以少很多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獨霸天下、混亂講壇、隨意解經等亂象了。”在教會治理的制度上,本人認為以改革宗長老教會的長老制最為符合聖經跟健全。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曾劭愷傳道的文章 (網頁連接在下),他針對此點已有詳細的解說,我便不再贅言。

(曾劭愷: 改革宗長老制教會論 & 權柄的分立與制衡)

http://herewestand.org/blog/2010/02/03/改革宗長老制教會論-權柄的分立與制衡/

原稿發表於2013年1月18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