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日談自由

幾年前,跟江天勇,王光澤兩位基督徒維權律師,還有甄妮姐妹在晚飯後來到國會山莊散步。 那是個不太熱的初秋天氣,微風陣陣地吹,很舒服。我們一路聊天,走過了國會山莊前的映水池,仰頭便看到宏偉的國會大廈。此時,江律師張開雙臂,不禁感嘆地說,『偉大的美國啊』!

每次跟國內來的朋友們聊天,談到美國政治的時候,他們總是充滿羨慕。美國的自由,民主,憲政,司法公正等等價值,不但是美國人引以為傲,也令許許多多還在遭受壓迫,不自由的地區的人們羨慕。自由,是這些維權律師們所嚮往的,所期盼的。盼望著有一天中國也能像美國這般自由。

我同情他們,也能理解他們。但是,作為華裔美國人,我知道美國並非他們想像的那麼完美。 自由,是個美好的東西。我們渴望自由,喜愛自由,高喊自由。沒錯,美國很自由。但是,今天的美國卻是在『濫用自由』。

今天的美國,是一個『我想要幹什麼就幹什麼』的『自由』社會,是一個『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國家。

在美國正要慶祝獨立日的前幾天,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否定了加州全民公投通過的反對同性戀婚姻的『Prop. 8;第八法案』,也否定了克林頓時代通過的『DOMA捍衛婚姻法案』。這樣,九人組成的聯邦大法院的5對4的司法審核決定,就變相地承認了同性戀婚姻的合法性。因為同性戀者要他們認為的所謂『自由平等』,便要改變上帝造人所賜下對婚姻是『一男一女之結合』的定義。這要拜許多美國左派人士所賜,拜他們無知被人扭曲的『自由』,『平等』,跟『愛』的人文主義觀念所賜。

美國也是個槍支氾濫的國家,美國憲法修正案也保證平民有擁有槍支的權利。擁有槍支,有人說是為了正當防衛需要,無可厚非。但是目前合法美國槍支氾濫之嚴重,已經超過了正當防衛的範圍。從常理上說,一般民眾需要那些可以在短時間內擊殺無數人的軍事用槍支嗎?從法理上說,這樣的軍事性大規模性殺人用槍支是憲法修正案的作者們當時所想到的嗎?最近幾年來,那些用這種大規模殺人用槍支犯下屠殺案件的人,大部份有精神病史,但是國會共和黨人堅決反對立法要求槍支販賣商進行對槍支購買者的背景調查,說是會侵犯隱私。除此之外,最近也時常發生四五歲的幼童因玩弄父母的槍支,而將自己無意射殺的慘劇。這樣,要『擁有槍支自由』權利的美國人,便扼殺了自己的自由,做了槍下亡魂。這樣的自由,真矛盾。

聖經約翰福音說,『真理使人得自由』(約8:32);哥林多後書也說,『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得以自由』(哥後3:17)。聖經的自由觀,不是世人人文主義的自由觀。自由不是『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是『只要我高興,有什麼不可以』。那是野蠻,那不是自由。基督徒的自由是順服上帝的自由,是以上帝的律法跟原則為念,走義路的自由(詩篇119:44-45)。事實上,作為墮落世界中的人類,我們並不是自由的,因為我們人被罪捆綁,無法自拔。罪的影響之大,以至於連我們立志不犯罪得罪上帝得罪人,我們都無法做到。被罪捆綁的人,哪裡又是自由之身呢?除非,除非上帝的救贖臨到我們,聖靈的大能在我們身上,我們才嚐到那麼點自由的滋味。

明天就是美國的獨立紀念日。美國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得了自由,走過了237年。

我同情,我也理解受壓迫的人們對『自由』的渴望。美國,是渴望自由的人們的榜樣,也是借鏡。一個國家的人們如果不是在真理裡得自由,便會以自己的罪性索要『自由』,濫用自由。中國政治上的改變帶來的『自由』固然重要,人民認識基督真理得『真自由』更是根本。不然,即便日後中國有了民主憲政,也會碰到今天美國面臨的窘境。如果那樣,那便是中國人之不幸了。

2013年7月3日初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