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幫助監督我,Keep me Accoutable in Love

華人基督教百年來,有不少魅力型的傳道人。從上世紀的倪柝聲,宋尚杰,到今天的唐崇榮,遠志明;都多少是魅力型的領袖。這些魅力型的領袖很能幹,有他們的恩賜,或講道能激盪人心,許許多多;但他們缺少教會肢體的幫助監督(accountability),更缺少正當屬靈權柄在上的監督。

可以說,華人教會這百年來都缺少制度性的『監督』機制。以至於當這些領袖發生爭議與問題時,無人知道如何解決,不知道該按什麼正當步驟解決,也不知道,誰有權柄解決。就這樣,充滿了混亂。即便在他們是清白的時候,也沒有教會屬靈權柄出來為他們解釋,澄清。以至於,無論是遠志明還是唐崇榮,面對指責批評,他們都表示不言語是最佳方式。但是,教會去了哪裡?教會權柄不必監督他們,在他們犯錯的時候懲戒他們嗎?教會權柄不必在他們清白的時候為其澄清嗎?

他們是人,不是神,所以他們必須要被教會的正當權柄監督。他們是人,不是神,他們也是一樣有缺點,所以他們也需要其他教會肢體以愛心幫助他們。華人教會必須擺脫對領袖的過份崇拜(或過份寵愛),不能在他們的問題爭議上不聞不問。這不是愛弟兄。愛弟兄不是縱容。而是在他們有錯的時候,按照聖經的教導,以愛心指出錯出來,挽回他們。

而一個有智慧的領袖,也必須知道自己有缺點,而且有屬靈權柄的監督是對他好的。唯我獨尊的基督徒,是可憐的,是孤獨的,是不健康的。這是華人教會的『大佬們』要學習的,不然我們四處講道,自己卻活不出聖經的教導來,豈不虛偽嗎?

我不是特別針對某一個人,而是華人教會的這個問題是氾濫性的。只不過某些人這方面問題比較突出罷了。試問,有多少華人傳道人,特別是那些沒有教會生活到處佈道的,他們有適當的屬靈權柄的監督?沒有屬靈超人,每個基督徒都需要委身於一個教會,有肢體生活,都需要被幫助監督。


我是否要寫一篇『教會影帝遠志明』?

遠志明先生的神學爭議是關乎到基要信仰的,並非小事。為了他自己的名聲,為了教會的合一,為了基督信仰的純正,他都必須處理目前他所引起的各樣神學與教牧性質的爭議。

在微博上,遠先生刪掉所有對他出提出問題的基督徒網友。緊接著他們全數被拉黑。現在,如果大家去看,你只會看到在他的微博下頭只剩下類似這些的留言: “遠牧師,我們愛你!” “遠牧師,我們支持你!” “遠牧師,不要理會那些人,上帝會有審判。”

這樣的畫面,讓我聯想到文革時期的毛澤東,站在天安門上,接受紅衛兵們的讚美簇擁。

遠先生曾是參與六四運動的『民運人士』。如今,這樣的畫面,與他以往民主人士的身份何其不符?這樣的畫面,我看到的,是一個只願聽讚美言語的基督徒,不願聽其他主內肢體愛心的質疑(loving confrontation),依然我行我素,一幅你能奈我何的態度 ,這與他身為『牧師』的身份不符。這樣的畫面,是矛盾的,是諷刺的,是可笑的。我無法區別,到底遠志明先生 跟 余杰先生筆下的 溫家寶的 『影帝』形像有什麼太大不同?不也是一樣充滿了虛偽,充滿了假冒偽善嗎?

我是否要寫一篇『教會影帝遠志明』?這是很好的問題。我不會這樣寫。因為遠志明先生,對我而言,不是余杰先生筆下的極權政客。如果他是一個認信基督的人,抨擊批鬥主內的肢體,摧毀他,使他崩潰,萬劫不覆,不是我們基督徒該做的。基督徒該做的,秉著聖經在馬太福音18章的原則,我們的動機是為了挽回跟教會的合一。希望他認錯悔改。與我們再一同分享在主內的美好團契。

這是我的禱告。


愛家人,傳福音

我們會跟我們所愛的人分享好東西,無可厚非。對於基督徒來說,最好的禮物是跟他們分享基督的福音,這是今生最有福氣的事。對於我的家人跟朋友,我深深欠他們福音的債。特別是我的家人,我的兄弟,我深深欠他們福音的債。

所以,我感恩,在與弟弟聊天的時候談起生活,孩子,家庭,我也跟他談起主耶穌並祂出死入生的福音。求主賜下福音的種子,生根發芽。按上帝的旨意傳福音是我們的責任,更何況,是跟我們所愛的家人。


信仰的認真,認真的信仰

我的一生,到目前為止,大部份時間來說,我不算是一個很認真的人。我的態度以往就是得過且過,糊里糊塗,馬馬虎虎。人生苦短,他們說,何必太認真?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即便是信仰,我也是曾經如此。

掙扎許久,跌跌撞撞許多年,信仰是我第一次去認真的事情。信仰,是需要認真的事情(不然就不是信仰 Faith)。是需要追求的事情,是需要不斷澄清,不斷質疑,不斷去問問題的事情。

我不是很聰明的一個人,我不是最能幹的一個人,不是最具神學頭腦的人,甚至於可以說,陳明志是一個思想相對遲鈍,反應不快的人。沒有關係,至少我很認真。 


上帝与中国:點評遠志明的神學跟微博上的爭議

遠志明:上帝与中国

從這篇遠志明弟兄在2012年6月所寫的文章中(請點擊查看),可以看出他對自己以往的神學已經做了很大的修正,他的神學是在改變中的。例如:他把自己對中國方面的研究稱為是『印證性』的研究,而且承認『普遍啓示』跟『特殊』啓示之間存在著區別(以往他一貫是模糊兩者之間的區別)(注一)。遠氏該方法論的應用有其苦心,這是值得讚賞的 。

但是對於『普遍啓示』與『特殊啓示』之間的差異,他還是沒有解釋在關係到救恩論方面上,二者根本的區別。 這跟他以往一貫模糊普遍啟示跟特殊啟示之間的區別的傾向是一致的。普遍啓示不是救恩性的,上帝的特殊啓示才是救恩性的。如果普遍啓示能使人得救的話,那讀孔孟老莊就可以得救了,又何須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救贖呢?這是遠志明在這個問題上的癥結所在。

遠志明的所謂『印證性』的方法論來探究中國哲學跟基督教信仰的關係,作為傳福音的手段是可以的。 但是,他必須要做進一步的解釋跟澄清。因為光是這種所謂『印證性』的方法論是不夠的,不足以能帶人進入真理。這種『印證性』的方法論來探究中國哲學跟基督教信仰之間的關係,只是或許比他所說的『平行式』的方法論稍微好一些,或許比以往他所做的牽強膚淺的拆文解字的方法好一些。但該方法論本身,及由其而出的有關『普遍啟示』的結論,都無法取代上帝在聖經中的特殊啓示。光是普通啓示,光是孔孟老莊,並不能使人得救。雖然他承認只有信耶穌人才能得救,但他同時又稱老子是基督教的先知(即暗示是特殊啓示),這兩者之間存在著矛盾。在啓示跟救恩之間的關係這一點上,他必須作出澄清。不然,他為中國文化背景的人傳福音的苦心而所作的一番論述,可能會反其道而行。讓人誤以為靠孔孟老莊就可以得救,而不需要耶穌基督的救恩。

研究中國歷史文化哲學是必要的,有意義的,但是我們研究的目的不是為了使我們更瞭解中國哲學本身,而是幫助我們了解並能批判沒有上帝特殊啓示光照之下,人哲學跟理性的墮落(中西方都是),使我們能更認識上帝特殊啟示的真理。

所以,雖然我讚賞遠志明這篇文章有所進步的地方,因他開始承認普通啟示跟特殊啟示之間是有區別的。但是他還是沒有解釋這最根本的區別到底是什麼。這個區別是很重要的,因為關係到救恩的問題。這一點上,他還是繼續一貫地模糊二者在救恩論上的區別。這種模糊有陷入異端的危險。

除此之外,在教牧問題方面的話,遠志明弟兄在微博上因他的言論造成了不少基督徒之間的紛爭。導致支持他的跟反對他的基督徒之間彼此指責詆毀。反對他的人言論中充斥著各種陰謀論,甚至到了為了反他而反的地步;而支持他的人中竟有人不斷開口謾罵,以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辱罵其他基督徒。這實在是沒見證,讓不信的人看笑話。

遠志明弟兄不能永遠迴避他神學上的爭議,他也不能永遠迴避因他的一些不負責的言論而造成的基督肢體的紛爭。這樣實在跟他『牧師』的身份不相符。他必須要為了基督肢體的益處,勸阻眾人,並澄清他的立場,為他的言行負責,做我們主內後輩好的榜樣。這是他身為『牧師』應該做的。

注一:遠志明在『海外校園』第26期中在回答『老子』一書是否是普遍啓示/一般啓示時,他將『老子』歸為一般啓示。雖然他承認神學上有一般啓示與特殊啓示的區別,但是他並沒有解釋他自己對二者的定義是什麼,他也一樣沒有解釋特別是在關係到救恩論的層面,兩者之間具體的區別是什麼?具體請看以下。

問 ﹕ 那 么 , 你 把 《 老 子 》 歸 于 一 般 啟 示 還 是 特 別 啟 示 呢 ﹖

答 ﹕ 這 要 看 你 怎 么 處 理 一 般 啟 示 、 特 別 啟 示 這 種 神 學 概 念 。 我 在 書 中 ﹙ 164頁 ) 特 別 提 到 ﹕ 啟 示 ﹙ Reveal﹚ 一 詞 , 《 聖 經 》 原 意 是 “ 將 面 罩 掀 開 ” , 指 上 帝 將 自 己 展 示 給 人 。 后 來 神 學 家 們 提 煉 出 一 般 啟 示 與 特 別 啟 示 的 概 念 , 盡 管 對 這 兩 個 概 念 一 般 信 徒 沒 多 大 興 趣 , 神 學 家 們 卻 喋 喋 不 休 地 爭 論 了 一 千 多 年 。 《 老 子 VS.聖 經 》 一 書 , 是 為 最 廣 大 的 中 國 人 寫 的 , 不 是 為 極 少 數 神 學 家 寫 的 , 我 只 能 按 中 國 話 的 一 般 含 義 來 使 用 啟 示 一 詞 , 即 “ 啟 發 、 開 導 ” ( 《 辭 海 》 ) 。

當 然 , 我 從 改 革 宗 神 學 院 畢 業 , 無 論 如 何 也 記 得 , 要 把 《 老 子 》 歸 于 一 般 啟 示 , 才 符 合 加 爾 文 神 學 對 啟 示 的 分 類 。


論『自由』

以我自己粗淺的認識,我認為『古典自由主義者』跟現代『新自由主義者』都沒有對 『自由』作出合乎聖經標準的定義。所以無論是古典自由主義,還是新自由主義,對自由的定義都是『人本』的,也就是說,是以人的理性為出發點而給予的定義。這樣就缺乏 真正的『絕對性』(當然後現代相對主義的時代也不稀罕 真理的『絕對性』)。但同時各自在辯論時,又以如有真理絕對性的姿態來否決任何反對觀點的主張。

以人本理性主義為出發點的各種思想,如此就必陷入自我矛盾的陷阱。自掘墳墓地在邏輯上自我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