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教義與神學

Louis Berkhof 在談到教義(dogmas/doctrines)與神學(theology)之間的關係時,將而者做了區分。在我們華人教會的處境,我們一般不將二者做區分,更會把二者混淆為一物。對我們華人基督徒而言,在不做區分的情況下,我們把基督教信仰的基要信仰教義內容也 看作僅僅是人 『搞神學』的產物 (the product of theology)。這樣,就導致華人基督徒對教義的藐視。認為教義也不過是人的神學,是人的產物。(誠然,在教義的形成過程中,上帝也使用人的理性,特別是系統神學家們的努力,將教義得以系統化,便於理解。我們不否認教義的神學性;教義,有神學性;但神學並不都是教義)。

矛盾的是,反神學的人,卻一定會有自己的神學,至於他的神學正統與否,卻又是一個大大的問號。倡導自己的神學,卻反對上帝透過聖靈,帶領歷代大公教會的聖徒所作出的教義告白的內容,是極其驕傲的。這就有如說,上帝就只帶領我一人,而不帶領歷世歷代大公教會的全體基督徒。不是這樣的。有如Berkhof 所言,教義絕對不是個人性的搞神學,而是大公教會全體的信仰內容。我們繼承了大公教會的信仰的內容,有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任何承認自己是正統信仰的教會,即便該教會或其信徒說他們反神學反教義反信經,他們還是必然會回到大公教會基要信仰的內容。沒有一個教會是不做信仰告白的,當她被要求來陳述教會信仰的內容的時候,就一定要回到大公教會的信仰。如若不然,就一定會陷入異端,如摩門教會。

所以,我們就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聖靈帶領之下,大公教會在歷史中所定下的基督教信仰的基要教義的內容。

在初期教會的頭幾百年,異端四起,為了確定教會正統信仰的內容,教會內也因應地進行了整合形成教義的過程。 昨日週六下午在家中舉行小組聚會,讀巴克的『認識神』的第五章談到了『基督論』時,我也是同樣談到初代教會在基督論上所產生的異端問題。恰恰,基督論是最會產生異端的教義。論到基督的『道成肉身』必然會牽涉到上帝的『三一』跟基督道成肉身的『神人二性』。二者都是人理性難以理解有關上帝的奧秘。初代教會因此而起的異端多如牛毛,出現了要么否定基督的神性,要麼否定基督的人性,要么否定上帝的獨一,要么認為道成肉身的基督有兩個位格 等等諸多異端 (很可惜,連唐崇榮牧師也曾經在基督論上犯過錯誤。不過,他是上帝可愛謙卑的僕人,他也謙卑勇敢地承認他的錯誤,並回到符合聖經教導的大公教會信仰。可見人的神學還是要不斷受聖經啟示的檢驗)。

主後451年所制定的『迦克敦信條』就因此將大公教會的『基督論』的信仰內容以簡潔的言語敘述了出來。西敏信條8章2節也繼承了『迦克敦信條』的信仰,將基督論的內容陳述了出來,獨一的上帝,基督的神人二性,道成肉身的基督擁有一個位格。這是大公教會有關基督論的信仰內容,無論是天主教會,東正教會,跟新教正統教會都接受的大公教會信仰告白。

教義,是不可或缺的。教義,不只是人靠自己理性搞神學出來的產物。恰恰相反,教義,是出自聖經的啟示,是信徒對上帝啟示的回應內容。

我們華人教會常常讀的『使徒信經』,我們又哪敢說我們否認其中的任何一項內容呢?我們難道不信上帝,不信祂是全能的父,是創造天地的主?我們難道不相信基督耶穌是主,上帝的獨生子,聖靈感孕,被釘十字架嗎?我們難道不相信他從死裡復活嗎?難道。。。難道。。。?難道這不都是我們所信的嗎? 如果這不是我們所信的,那或許我們的信仰就有問題了。

恕我直言,我們華人教會反教義反神學的傾向,一是出自對教義跟神學的無知,二是出自自己的驕傲。是無知的驕傲,是驕傲的無知。

『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我信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我們的主;因著聖靈成孕,從童女馬利亞所生;在本丟彼拉多手下遇難,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葬了;下到陰間;第三天從死裏復活;後升天,坐在無所不能的父上帝的右邊;將來要從那裏降臨,審判活人、死人我信聖靈;一聖基督教會,聖徒相通;罪得赦免;肉身復活;並且永生。阿們。』 – 使徒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