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我之所以堅持代議制民主憲政體制,不是因為它是啟蒙主義的產物(當然我們也別忘了啟蒙主義的政治學家,如約翰洛克的基督教背景,他的父母都是清教徒)。這是與臉書的朋友交談時我所發現的一個不幸卻可以理解的假設。

恰恰相反,作為美國長老會的會友,我最欣賞的教會體制是,有監督與分權機制的長老會體制,而不是華人教會普遍的執事治會體制或華人教會的威權長老的人治體制(如新澤西的若歌教會)。並且,我堅信基督教信仰基於聖經啟示的人論觀,人性是墮落的,即便在基督徒信主之後的成聖過程中,重生得救的人還未完全並且一生需要不斷地與身上殘餘的罪爭戰 (對改革宗信仰跟政體之間的淵源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加爾文跟五個政體的形成』這本書)。

因此,在政治體制上,我不認為民主是完美的政體。事實上,只要基督耶穌還未再來,基督徒還未完全,墮落世界中就不會有所謂的完美政體。基於我們現在所生活的世界的墮落,人的罪性,我堅信代議制民主憲政體制不是完美的政體,但卻是最不壞的政體。這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憲政民主的監督機制,能夠彼此監督並彼此克制人的罪性。

認為倡導 『代議制民主憲政體制』的人一定是啟蒙主義者或認同啟蒙主義 的這個假設,是很不幸的。因為啟蒙主義的一個基本假設就是對人性的樂觀。作為基督徒,特別是改革宗信仰的基督徒,我堅定地認為這種對人性的樂觀是天真的,是膚淺的。相同的,我對儒家人文主義的人性觀看法也是一樣,是天真膚淺的。

此外,對於華人基督徒自認是改革宗/歸正信仰的教會領袖,我發現在教會體制上,他們卻是『半改革宗』甚至說是『偽改革宗』。因為這些『歸正基督徒』一面教導人性墮落的聖經教義,一面卻在自己的教會體制生活中,堅持威權的人治體制,不願讓自己的權力被監督(如唐崇榮牧師在印尼的教會)。這樣的教會領袖參雜了華人文化的人治傳統,一面卻又教導改革宗信仰的人性觀,是很不一致的,甚至是虛偽的。

作為主內後輩,我真誠且謙卑的希望,主內的改革宗信仰的長輩們能夠做我們的好榜樣,活出歸正的信仰,而不是停留在嘴吧上的泛泛之談。這不但是對在改革宗信仰的教會需要做的改變,我更希望華人的改革宗教會因此能夠對中國日後的憲政民主化有正面的影響。

4/3/13年初稿
– subject to revisio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