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世與入世之間:基督徒的挑戰與教會的責任

基督教信仰到底是入世的,還是避世的?在這個墮落的世界如何生活,基督徒如何自處?從古至今,對基督徒而言,信仰與這個世界的關係就一直存在著某種張力(tension)。

有些團體選擇避世/離世(例如華人教會一般比較傾向避世),卻因此不顧聖經所教導的,基督徒是世上的鹽與光 的責任。心態上就會出現 不屑世間荒唐種種,自以為高尚的高姿態。在另一個極端,有些團體則傾向入世,雖然他們一開始的動機是好的,但在入世的同時(如社會福音),卻妥協甚至捨棄了信仰 ,因此失去了基督教信仰的內涵。

到底,我們怎麼辦? 基督教信仰到底是入世的,還是避世的?

在離世與入世兩個極端之間,我們在聖經教導中,就在基督『道成肉身』的榜樣上就已經有答案了。基督教信仰不是只是入世,或 只是離世。基督教信仰可以說是 同時入世又同時是離世。基督徒是在這個世界中生活,但卻不屬於這個世界。We are in the world, but not of the world! 基督道成肉身,真真切切的活在罪人當中,但祂從沒有妥協祂來世上的使命。道成肉身的這位基督,100%的人性,100%的神性,連這基督教信仰的一個深深奧秘,基督的神人二性 (Hypostatic Union) 都有它基督徒生活實踐的層面。而基督徒是被呼召要來效法基督的,我們要效法基督『道成肉身』的精神在世界中生活。不是只是單純的入世,不是只是單純的離世,這兩者作為極端都不是聖經的教導,更不是對基督『道成肉身』榜樣的恰當回應。

基督徒效法基督『道成肉身』的榜樣;基督徒是在世界中,卻不屬於這個世界;可以說,基督徒在地上的生活是同時入世又同時離世的。我們如何處理其中的張力? 很不容易。唐崇榮牧師常常講到基督教信仰的『弔詭』之處,基督教信仰中常常有 『似非而是』的地方(不是似是而非)。那,基督徒效法基督『道成肉身』的精神在世上生活,就存在一種弔詭。這種弔詭,就意味著張力(tension)就帶來張力,是一種我們在這個還未完全得贖的世上生活,必須去經歷,必須去學習 去體會(甚至是 appreciate)的一種張力。即便道成肉身的基督(有人性之軟弱,卻沒有犯罪),都經歷這種的張力,更何況我們呢?

我最近在思考比較多的都是基督徒『成聖』的事情,談離世或入世的情結,也都在基督徒『成聖』的範圍內。作為華人基督徒,我很感慨,我們華人教會把福音限制在『因信稱義』,而不太處理基督徒『成聖』生活中的種種挑戰,不教導『成聖』生活的聖經原則,只會喊一些沉腔濫調的敷衍口號,讓信徒自己在黑暗中摸索,非常不幸,非常可憐。『因信稱義』只是基督福音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當教會不處理基督徒成聖生活中的種種挑戰的時候,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是有負基督耶穌所託付的教導,即基督徒要做『門徒』來跟隨耶穌。

信仰生活的實踐,比單純紙上談兵要來得困難。在盡責地教導之後,教會領袖們就必須身體力行,在聖靈的帶領之下生活,做其他基督徒的榜樣。就有如耶穌所問彼得的,『你愛我嗎』? 我們如果愛祂,我們的回應就必須是以實際的行動榜樣來牧養祂的羊。

我總是在每日清晨時,頭腦特別清晰,就趕忙寫下來,免得忘記。這篇小短文,就當作以後我思考並處理基督徒成聖這個大框架的一個引言吧。接下來,或許會針對基督徒是離世或入世這個話題,在中國文化的處境,再擬文繼續討論。

4/4/13 初稿
Subject to revisio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