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的公共生活與教會生活:一些問題討論

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代表教會說話?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在代表教會教會說話的時候,他們是否有來自教會的監督,並且在發言有爭議的時候有來自教會的支持或是督責?他們在個人生活有問題的時候,卻又同時代表教會在公共場合發言,這樣是否造成讓人跌倒的見證讓基督的名蒙羞?

從中國大陸國內,台灣到美國,都可以看到一些沒有受過神學訓練非聖職人員的基督徒知識份子在世俗社會中,在政治公共場合中,在沒有被授權的情況下代表教會做有關神學教義的發言。他們代表教會在這些場合發表意見看法的時候,是否需要為自己所講的牽涉到神學教義的內容負責,特別是在所講的內容有教義性謬誤的時候?

正統教會是否能夠盡他們的責任來幫助這些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而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是否有意識,並且願意謙卑地尋求教會的幫助?他們在公共場合發表言論的同時,他們是否已經有正常的教會肢體生活,並且本身願意順服在教會屬靈權柄之下,願意被監督,有accountability,並在必要的時候願意接受屬靈權柄的督責甚至管教與懲戒?

舉一個例子,美國一位印度裔的保守派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Dinesh D’Souza,曾經在不同場合為教會做代言發表神學性的言論(例如: 神導進化論)。他也寫了幾本暢銷書,包括護教書 “What’s so great about Christianity”。2012年10月,D’Souza 被爆在還未離婚的情況下,與一位同樣已婚的婦女入住酒店過夜。同月,D’Souza 任校長的基督教大學King’s College董事會 宣布 D’Souza 自學校辭職。

當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在公共場合代表教會說話的時候,教會的角色與責任是什麼?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是否有來自教會屬靈權柄的監督跟幫助?還是在我們這個時代,我們造就了一群光有基督徒頭銜名號,卻沒有按照聖經教導過教會屬靈團體生活(哥前12),沒有被勸慰,沒有被愛心監督,沒有被督責,甚至需要被管教懲戒的『文化基督徒』?對於華人教會而言,華人教會普遍缺乏按照聖經教導來實施督責懲戒的機制,問題是否更為嚴重?

4/26/14初稿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論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的公共生活與教會生活:一些問題討論

  • bienaole

    有一个问题,是教会的教牧对公共政治问题不见得有兴趣和深度来讨论,那么知识分子发表观点的时候,可能教牧本人就不喜欢或不赞同,不见得是因为教义问题,这个时候“属灵权柄”就会被滥用来压制不同的声音。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某反对占领立法院的知识分子在一间台语长老会里,那么他的文章就和长老会的立场迥异,虽然都从圣经出发,但是强调不同的侧重,就要防备教会以属灵权柄的理由压制不同观点。见http://www.bienaole.com/archives/162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