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4

『基督教神學 中國化/本土化』並非新宗教政策

最近各大中英文媒體都以一種恐慌似的口吻,報導中國政府將要開展新宗教政策的消息。這些報導的起因是由於中國國家宗教局局長王作安最 近在上海基督教兩會上的講話。在該會議上,王作安提到要『建设中国特色的神学思想,基督教既要立足《圣经》的基本信仰,又要适应中国国情,融合中国文 化』。一時間,媒體的報導也引起了中國與海外基督徒及教會的恐慌,以為中共政府即將要開展一輪新的宗教政策,妄圖在中國改變基督教信仰的內容。

這種恐慌是 可以理解的。最近在中國大陸,對教會的逼迫四起。例如,浙江政府在其省境內大肆拆改教堂,強拆教堂十字架,被影響的既有家庭教會,也有傳統上受保護的三自 教會。這些拆改事件,甚至引起三自系統內的一些教牧人員辭職。在河南省南樂縣,當地官方三自教會的牧師張少傑因為為弱勢團體打抱不平而引起跟當地縣政府的 土地糾紛。張最後被逮捕,拘禁,審判,最近則被判刑坐牢12年。此外,目前在全國範圍內,中國政府正在開展『打擊邪教』的運動,隨之而來的是以『打擊邪 教』為名,針對正統信仰的家庭教會的逼迫。

這些來自執政掌權者的壓迫而導致人心惶惶,使得媒體及教會面對政府的政策講話也異常的敏感。就是在這樣的處境下,當王作安的講話一出,馬上就被媒體跟教會解讀成是一場全新的,針對基督教信仰跟神學而開展的新政策。

事實上,王作安的『基督教神學的中國化或本土化』的講話內容並不是什麼『新政策』,而是中共的基督教兩會元老丁光訓在1998年所提出的『神學思想建設』 (Theological Reconstruction)的老調重彈。而且,多年來,國家宗教局,地方宗教局及各級統戰部門的官員,官方的言論都一直以來都有不斷地提到丁光訓的 『神學思想建設』。以往各界可能都沒有特別注意到這些官員的講話,直到最近在針對基督教信仰的逼迫升級的大環境下,人們才開始突然注意到這些官方言論的內容。

例如,在2008年11月的一 個紀念丁光訓『神學思想建設』十週年的會議上,王作安就提到,『推动神学思想建设迈上新台阶,为在处境中按三自原则办好教会寻求神学智慧,进一步促进基督 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王作安還特別提到『神学思想建设必须引领基督教的中国化』,並且他說,『…中国教会,它的神学思想是…比较适应中国社会主义社 会的…通过神学思想建设,指导信徒爱国爱教…按三自原则办好教会,使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1] 除了基督教之外,政府針對其他宗教的政策及會議講話,其實都大同小異,一直以來都不斷地有提到各大宗教需要與『中國的社會主義相適應』這樣的言論。

自文革結束之後,中共的宗教政 策開始做了調整跟改變。從之前把宗教看作是意識形態的敵人,到之後把各宗教人士看作『政治統戰』的對象。政府的宗教政策逐漸走向『將各宗教的信仰與社會主 義相適應』的趨勢。所以,宗教從作為意識形態的敵人需要被消滅,變成了需要被控制統戰的對象。宗教要在政府許可的範圍內運作,需要與政府註冊,接受黨和政 府所控制的各宗教協會的管轄跟監督。黨和政府也頒佈了各種行政性質的宗教法規(如2005年的《宗教事務條例》及各種針對宗教的『行政辦法』)來管理中國 境內五大宗教的運作(即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跟道教)。中共這三四十年來的宗教政策主要還是以控制宗教的意識形態為主,宗教要為黨和國家的政策和利益效力而存在,在這樣的政策下各大宗教有一定有限的生存空間。而超出黨和政府許可範圍的宗教活動,就會得到打壓。

綜合以上所談到的,國家宗教局局長王作安最近有關『基督教神學的本土化中國化』的講話,並非黨和政府要出台一套新的宗教政策,而是只能說這是舊有政策的延 續。中共將會繼續地嚴格控制中國境內的宗教活動。而面對最近幾個月以來針對基督教信仰的壓迫,我個人所能想到的結論則是,在習近平政府的鐵腕『新政』之 下,中國宗教自由的狀況目前是在倒退。另外,習近平上台後就不斷強調要『復興傳統中國文化與宗教』(即傳統佛教,道教及儒家思想),來填補中國社會的道德 真空;這樣的『尊儒釋道』,提升所謂的傳統文化與宗教—儒釋道—的地位,便意味著一向被視為是『洋教』的基督教信仰 跟 被政府視為可能有極端及分裂傾向的穆斯林(特別是新疆的穆斯林)將會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中共政府更嚴格的控制及打壓。

8月17日初稿

[1] 參王作安2008年在南京的基督教兩會會議上的講話,http://www.ccctspm.org/quanguolianghui/zhongyaowenjian_jianghua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