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5

如果成為聖潔是上帝的心意,為何祂在我身上的改變是如此之慢?

在有些罪上我已經掙扎很久了…我作為一個驕傲,狂妄的傢伙已經有些年日了。當有人與我意見不同時,我要么狂妄地把他們不當一回事,要么就非常起勁地與他們爭執。

我在某些議題上有可能會錯嗎?我想在 納尼亞(Narnia)這般的世界中我或許會錯,但是絕對不是在這個[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中。我大致認為我的意見與絕對真理之間的距離相差不太遠 (如果這距離存在的話)。或許[我會這樣想]是因為我是家中的老大,亦或許是因為我的心中有極深的罪。

你是否感同身受?你是否在某些方面已經與罪掙扎了很久?怒氣?沒耐心?厭食?情慾?被同性吸引?暴飲暴食?某些罪困擾著了你許多年,遲遲無法解決?

為何上帝在使我們成為聖潔的事上做事如此緩慢?讓我們花點時間想一想。如果上帝要的話,祂大可以在我們信耶穌基督的時候,使我們瞬間變得完全。祂也可以在眨眼之間救我們脫離令人煩擾的罪。為什麼上帝不這麼做呢?基督徒一生的目標不就是越來越無罪嗎(free from sin)?

我喜歡 芭芭拉 杜桂德(Barbara Duguid) 在她的 《Extravagant Grace》 這本書中所說的:

『讓我們誠實點吧:在人成聖的事上,如果聖靈的主要工作是使基督徒越來越無罪的話,那祂所做的真不夠好。無論古今中外,教會並不是那麼的純潔跟美好。相反的,教會的歷史充滿了衝突,暴力跟虛偽』(第30頁)。

所以,到底上帝在做什麼?為什麼祂不除掉我的驕傲,並且將我轉變成為一個既謙卑又溫和的人呢?或許,或許,在我的成聖上,上帝的目標不僅僅是要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而已。請別誤會我,聖潔對上帝來說是很重要的。既然上帝看重我的聖潔,那祂正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在做工。

我非常欣賞 芭芭拉 杜桂德 [以下] 所說的話:

『我們以一個不斷需要恩典的軟弱罪人的身份來到上帝面前(而不是一個好像每次在與罪的爭戰中都得勝的基督徒勇士),我們會更加地認識上帝及愛祂。作為基督徒我們可以了解這一點。聖靈的工作是要是我們更加地謙卑跟倚賴基督,並且使我們對祂所作的犧牲更加感恩和愛祂這位奇妙的救主;雖然我們仍然犯罪,但這聖靈所作之工是非常好的』 (第30-31頁)。

撒旦想要我與驕傲反复爭戰,在絕望與被控告中每況愈下;但上帝在我與驕傲的爭戰中來提醒我,我是一個需要榮耀救主的可悲罪人。撒旦想要我去相信上帝不會去愛一個像我這樣常常犯罪的人;但上帝要我相信,祂還是愛我。上帝要我在罪中看到自己的無可救藥,並只能信靠基督的義。我需要放棄試圖靠自己稱義,而只信靠在上帝在基督裡所賜的義。

當你一再犯同樣的罪時,你要如何回應?你是否就是這樣陷入恨惡自己的泥潭,還是你充滿感恩地回到耶穌面前?當你犯罪時,你是否在上帝面前顫栗害怕,還是謙卑地承認需要倚賴上帝?

上帝要我成為聖潔,但是那並不是祂對我生命的唯一目標。祂要我學習珍視我的救主,並在生命中的一切事上謙卑地倚靠他。

本文章原文刊載於 http://theaquilareport.com/if-holiness-is-what-god-wants-why-is-he-so-slow-to-change-me/

Advertisements

生活隨筆

St_Augustine_Confessions_Oxford_Worlds_Classics-123043411856513

St. Augustine once admitted in his “Confessions” that “I had no love for reading books and hated being forced to study them. Yet pressure was put on me and was good for me. It was not of my own inclination that I did well, for I learnt nothing unless compelled.”

O how true! Reading theology was once a torture for me years ago as I was compelled to study them; and indeed if I had not been compelled, I would have learned nothing.” What was once a torture had laid a foundation for me, and now I enjoy reading theology and appreciate it.

聖奧古斯丁在祂的『懺悔錄』中曾經這麼說過,『我不喜愛唸書,並且恨惡被逼去讀他們。但是壓力在我身上,但這是好的。其實並非是因我的本性讓我讀書讀得好,因為如果我不是被逼去學我可能什麼都學不到』。

這句話我深深共鳴。對我而言多年前有學業的壓力被逼念神學是多麼的煎熬;但真是如此,如果我沒有被逼,我恐怕真的學不到什麼東西。當年的痛苦煎熬卻為我打下了根基,使得我現在喜愛並享受讀神學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