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5

共和黨是『屬於過去』的政黨嗎?

不久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 在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同性戀婚姻合法之後,馬上公開說共和黨是一個屬於『過去的政黨』(a party of the past),不是一個『屬於未來』的政黨 (not a party of the future)。

這句話,可以有兩個彼此相關的含義跟解讀。第一,克林頓認為共和黨是一個不『與時俱進』的政黨。第二,這樣一個在社會議題上『不與時俱進』的政黨也不會有前途,意即共和黨的政治影響力會因此衰退,在未來無法跟『與時俱進』的民主黨抗衡。

當然,這是政客在總統選戰期間因應時機而講的對自己有利的話,為的是博取選民的支持。在美國,為了選票,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政客都會講充滿民粹主義的話語,因此我們不需要太當真。但是,6月26日聯邦最高法院的決定,卻也導致一些中間派的共和黨人心神不寧,巴不得馬上在社會跟道德議題上跟左派民主黨人走到一線。畢竟,這樣的『與時俱進』,對自己的前途跟共和黨都有好處,不是嗎?但是,這樣的務實主義態度,並不實際,也很短視。

共和黨真是一個充滿危機,沒有政治前途的政黨嗎?如果稍微有對美國政治最近有所觀察的朋友,就會發現今時今日的共和黨跟8年前有多麼的不同。

第一,先看總統大選的候選人。2016年總統大選的眾多共和黨候選人,是歷年來實力最強也是最為多元的一屆。眾多總統候選人中,有古巴裔血統的Marco Rubio 與 Ted Cruz 兩位聯邦參議員,有印度裔背景的路易斯安那州州長Bobby Jindal, 有威斯康辛州的州長Scott Walker (他曾經跟該州的工會硬碰硬不妥協而出名),有來自傳統上屬於民主黨藍營勢力的新澤西州的州長Chris Christie (屬共和黨溫和建制派Establishment), 有自由意志派(libertarian)的肯塔基州聯邦參議員Rand Paul, 有頂著Bush布希姓氏且父親及兄長都當任過美國總統的前佛羅里達州州長Jeb Bush, 有著名的黑人醫生Ben Carson, 有當過南方浸信會牧師的前阿肯色州州長Mike Huckabee,跟前德州州長Rick Perry等。目前,美國眾多媒體把Scott Walker沃克州長,Marco Rubio羅必歐參議員,及Jeb Bush 傑布布希前州長列為共和黨陣營最具實力的第一線候選人。

相比之下,目前民主黨陣營的總統候選人中最有實力的就只有前國務卿Hillary Clinton希拉里克林頓女士。此外參選的還有一些不甚出名的候選人,如馬里蘭州前州長Martin O’Malley 跟Vermont 威爾曼州Bernie Sanders 這位信奉社會主義的聯邦參議員。相對民主黨陣營的人才凋零,共和黨陣營卻是充滿年輕活力又人才濟濟。對於一貫給人印象是以老白人為主的共和黨來說,能夠有這樣一大群實力強大且背景多元的總統候選人實在令人驚艷,這是人們在2008年的時候沒有預計到的事情。

2008年的總統選舉,相反則是民主黨陣營人才濟濟,充滿活力,特別是當年年僅47歲的奧巴馬,在黨內初選的時候異軍突起,擊敗了聲勢浩大的Hillary Clinton而獲得民主黨的總統提名,在大選時對決當年已經72歲的共和黨籍參議員John McCain麥凱恩。奧巴馬趁著小布希總統任期末尾的經濟慘狀跟聲望下跌,及選民普遍對共和黨的不滿情況下,打著『希望與改變 Hope and Change』的競選口號,吸引了相當多平常不投票的年輕選民湧到其麾下,又得到了大部份黑人與拉丁裔選票。

在競選策略上,奧巴馬又說服選民投票給自己,並使眾多選民們相信,如果McCain成為總統就會成為八年布希政府政策的延續,這是選民當時所不樂見的。在競選過程中,奧巴馬表現冷靜,甚少出現口誤,面對問題與質疑也總能從容淡定地回答跟解釋。而McCain一路上則犯了一些競選策略上的錯誤,特別是她所選擇的副總統人選—阿拉斯加前州長Sarah Palin 裴琳女士—多少令一些選民失望。不少選民認為McCain的選擇是一種投機,以為有一位年輕女性政客做搭檔會為他加分。其結果卻是事與願違,McCain不久便民調不斷下滑,兵敗如山倒。奧巴馬最終獲得了勝利,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當年奧巴馬作為總統候選人代表的是朝氣活力,改變與希望。McCain代表的是暮氣沉沉,不受歡迎的布希政府政策的延續。

事隔八年,風水輪流轉。今天的共和黨更像2008年的民主黨,人才濟濟且又背景多元,充滿着活力朝氣與鬥志。民主黨陣營內極有可能會是希拉里克林頓最終被提名,而共和黨內目前很難說誰最終會勝出。但是,若預測不錯,2016年總統大選極有可能上演2008年的那一幕(只是位置會產生對調),一位年輕的共和黨籍政客 跟 老邁陳腐的民主黨籍希拉里克林頓對決。如果那樣,在許多選民不希望白宮中再出現另一個布希或克林頓的情況下,誰勝誰負恐怕沒有太大懸念了?

共和黨在2008年經歷慘敗後,做了許多的反省,也學到了許多的功課。共和黨也在黨內的各個階層培養人才,包括召集及訓練年輕一輩的共和黨人。共和黨在美國國會內的人事安排也有助培養新一輩的共和黨領袖。這點是民主黨所比不上的。

在美國國會中,兩大政黨在國會參眾兩院中設立的人事規則並不相同。民主黨是以輩份(Seniority)來安排眾議院內各個委員會的主席或高級委員席位。這樣的人事安排導致年輕或輩份不高的議員沒有機會出任重要職位。相反,共和黨的國會人事規則只允許各個委員會的共和黨籍主席(committee chair當共和黨是眾議院多數黨時)或高級委員(ranking member當共和黨是眾議院少數黨時)在同一委員會最多任職六年,在六年後他們便要被更換(在參議院內的共和黨人事規則很類似,但要比眾議院寬鬆一些)。這樣的用人規則就使得共和黨內年紀與輩份較輕的眾議員們可以有機會擔重任及提高曝光率,使他們在經過歷練後有資歷可以日後參選聯邦參議員或州長。相比之下,民主黨在國會內的人事規則導致老人當政,比較沒有活力跟缺乏培養新人的機制。

最後,再看美國的各州州議會。從2012年至2014年的區區數年間,共和黨奪取了美國大多數州議會的控制權。目前,共和黨控制了31個州的州議會,民主黨只控制了11個,還有8個州的議會兩大黨是勢均力敵。以議員席位而言,共和黨控制了全國範圍內70%的州議會的議員席位。在共和黨籍州議員佔大多數的現狀下,共和黨會在美國10年一度的人口普查結束後重新劃選區的時候,劃出對共和黨有利的選區 (jerry mandering)。這樣就保證了共和黨至少又可再輝煌10年。

這樣實際看來,共和黨哪裡是『屬於過去』的政黨呢?這樣的說法,只是希拉里克林頓一廂情願而已。希拉里克林頓錯了,共和黨不是『屬於過去』的政黨。共和黨不僅不是『屬於過去』的政黨,她似乎還忘了,才不過幾個月前,共和黨才剛剛奪回了對聯邦參議院的控制權。她也似乎忘了聯邦眾議院也還牢牢地掌握在共和黨手中。她誤以為美國人在做政治選擇時只看重同性戀婚姻議題,而忽略了經濟與外交議題也是選民所關注的議題。如果奧巴馬卸任前經濟與外交議題上沒有作為或導致情況更糟,民主黨想要再佔白宮4到8年恐怕並非易事。

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共和黨從此前途一片光明。共和黨多年前的慘敗讓它有機會臥薪嘗膽,學了寶貴的功課,才有今天的耳目一新。但共和黨不能驕傲,它在其他方面還有待加強,例如其針對少數族裔的策略。在美國社會白人人口日益減少,少數族裔人口日益加增的今天,共和黨必須要考慮採取適當策略來吸引少數族裔的選票及鼓勵少數族裔來參選。在外交政策上,我期待有能力的共和黨籍總統上任,改變奧巴馬無能且又危險的外交方針。作為基督徒,我也期待共和黨繼續持守保守的道德價值,反對同性戀婚姻及任意墮胎的政策。

共和黨也當謹慎,因當它過度偏離保守價值時,也會遭到唾棄。當共和黨在社會跟道德議題上放棄基督徒所認同的價值觀時,佔共和黨黨員相當比例的福音派基督徒或許就會離棄共和黨,共和黨的力量會因此被削弱。維吉尼亞州共和黨團的標語是,『共和黨人第一』(Republican First)。不,對基督徒而言,我們首先的身份是『基督徒』(we are Christians first),政黨身份只是其次。就如阿肯色州州長Mike Huckabee 牧師所言,當共和黨放棄我們基督徒的價值觀時,我們也會離棄它。

共和黨的危機不是它不夠左,而是它是否能夠繼續持守保守的價值觀跟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