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5

論程序正義

越來越覺得華人文化是一種不太在乎『程序正義』的文化,華人是一個不太在乎『程序正義』的民族,為了達目的而可以不擇手段。過程如何不重要,目的達成才重要。這是一種務實主義跟功利主義的態度。這種態度用英文來說就是,ends can justify the means。

無論是表面上支持民主法治的中國異議人士,還是口頭上喊『忠於聖經』的華人教會的運作,都能看到華人這種忽視『程序正義』的態度。令人憂心的是,呼籲民主法治的人其實他不要『法治』。就我自己對西方特別是英美法系的粗淺理解,法治就意味著不但尊重『實質法』,也要尊重『程序正義』;忽略了『程序正義』,就無從談法治。

也令人憂心的是,華人教會口頭上喊著『忠於聖經』的,其實在實際教會生活中充斥著許多不按聖經原則跟程序來處理教會事務的情況。甚至連該有的原則是什麼都不知道,以至於教會中產生混亂,混亂周而復始,生生不息。人似乎嘲笑上帝的話語跟聖經教導的原則,借用聖經『士師記』出現的一句話,『各人任意而行』。

我想,還好我們的上帝不是這樣。他沒有因為祂是慈愛憐憫,就隨隨便便無故赦免罪人的罪,隨意稱我們為義人,這跟他聖潔公義的屬性相違背。祂乃是在創世以先,就定下救贖計劃,差遣聖子耶穌基督為罪人死為罪人贖罪,因祂的順服及所完成的救贖,基督的義被算成罪人的義,罪人的罪歸算給了基督,因此我們能被稱為義人,因此我們能夠被接納成為上帝的兒女。這是上帝的救法,讓基督為罪人死,滿足祂的慈愛憐憫,也滿足了祂聖潔公義的要求。

這是一位做事有原則的上帝,乃是按照自己良善,公義,慈愛,聖潔,憐憫等屬性來計劃行事的上帝。這是一位陪得讚美敬拜的獨一真神,這是我等聖徒效法的終極對象。

Advertisements

論Kim Davis與同性戀婚姻

沒錯,Kim Davis 是違了聯邦最高法院司法解釋所產生的法。但哪怕是違了世間的惡法,仍要堅守信仰原則。最高法院的司法決定的後果所產生的就是不斷的宗教自由與所謂同性戀婚 姻自由兩種“自由”的衝突。既然他們如此判,也就需要日後不斷地處理兩者之間的司法衝突。到底是美國憲法明文保護的宗教自由有優先權,還是被最高法院司法 解釋產生的,但是憲法一字沒提的所謂同性戀婚姻自由有優先權?我們拭目以待最高法院如何忠於憲法。

法律沒有那麼中立,背後都是價值觀的鬥爭。

—————————————————————————————-

後續:以下是在一個基督徒神學小組中針對以上短文回應的回應 。想說或許會對有興趣的弟兄姐妹有幫助,就在此分享。若有興趣討論者,請禮貌據理討論,不可謾罵挑釁或人身攻擊,違者刪除或拉黑:
———————————————
— 問:你的意思是, 在世俗界打文化战時, 即使採用不合法的手段也无所謂?

答: 謝謝提問。不是無所謂,而是要看context, principle 與motive。做道德決定從來就不是那麼容易one size fits all。如果世俗法律本身有legitimacy issue,我為何要違背信仰原則去遵守它?

羅馬皇帝要基督徒拜皇帝教跟偶像,基督徒是否就要遵守?

問題不在於基督徒是否都要採用不合法手段,而是持守基督教信仰基督徒一定會遇到這種決定是否『違法』還是決定忠於信仰的情況。如果你是初期教會的基督徒,你會怎麼做?如果是你是Davis,你又會怎麼辦?

再舉個例子,80年代初中國政府實行一胎化政策,一對基督徒夫妻不小心懷孕第二胎,政府要求你墮胎,當你必須做抉擇時,你是『違法』生下孩子呢,還是『遵法』打掉孩子?

如 果是我自己的話,我可能不會按照Davis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我自己可能會選擇辭職不干,但絕不止於此。我會在辭職之後,一層層告上聯邦法院,直到最 高法院,要求法院在宗教自由與同性戀婚姻『自由』中間做憲法抉擇。請法院告訴我根據聯邦憲法到底那個『權利』跟『自由』有優先權。

基 督徒應當盡量遵守法律,但是我們也必須了解,信仰與世間法律之間在一定點上必然會有不可調節的衝突。這無可避免。如果一些法律本身有合法性問題或者存在法 律上的不公義(無論在本質上還是在程序上),基督徒出於公義的緣故都自然需要抗爭。有時不是基督徒『違法』,而是某些法律本身就已經有先存的『違法』問 題。

但 對於Davis的決定,我不會論斷她。她有她的處境或許是我不知道或不了解的以至於她無法選擇辭職。但無論如何,我希望這個案例能夠成為越來越多這方面的 聯邦憲法案例之一,就是要求各級法院必須在宗教自由與同性戀婚姻自由之間做憲法決定。最高法院必須在每個案子中,based on the totality of the circumstances,決定哪個自由權利有優先權。
—————————————————————–
–問:罗马皇帝要基督徒拜皇帝跟偶像, 基督徒不可遵守。但此例与此案性质不同。与此案性质相同的比喻应该是, 基督徒的官员可否用他自己的职权拦阻其他罗马人拜皇帝和偶像。我也讃同辞职後继续從世俗的司法途径以合法的方式改变恶法呀。但这不是我们讨论的焦点。

答:是的,就是因為每個個案處境不同,不能一概而論,所以我們必須要討論原則,處境跟動機來做道德決定。講起來很容易,其實施行出來在不同處境中還是很困難。 例如一個中國的基督徒計劃生育官員可否『違法』去阻止強制墮胎,還是他要履行職責幫助政府墮胎?他可以辭職,那他的生計怎麼辦,他是否會遭受報復?很多決 定有很多後果,沒那麼簡單。在墮落後的世界,因為罪的關係,就是有那麼多困難的抉擇。

我們也必須承認我們對Kim Davis所做決定的動機跟處境不完全了解,這也是我無法論斷她的原因。當然,有人反對她以civil servant的position來『違法』,也無可厚非。個人認為,比較有抗爭空間的是基督徒糕點店不給同性戀婚姻婚姻服務的幾個案子。

平 信徒弟兄姐妹雖然不一定有意識打『文化戰』,但是他們在現實生活中也存在許多道德抉擇問題,牧師與教師不能只是告訴他們要做什麼,更需要耐心幫助他們來分 析自己的原則何在,處境是什麼,動機是什麼,甚至在worst possible scenario 中來自己學習做一個盡責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