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之黨內初選及競選策略:談盧比歐的競選策略

美國的總統大選是一個極度冗長的過程。從宣布競選到總統大選,這大概是一年半到兩年左右的時間。對於許多華人新移民來說,由於種種原因,總統大選不是一個特別容易理解的過程。

目前美國兩黨的黨內總統提名初選(Presidential Primaries)本身就是個冗長的過程。經過幾個月的準備跟電視辯論,從2016年2月1日開始,美國兩黨即將開始為期數月的黨內總統提名的初選過程。美國的每一個州及海外屬地都會舉行他們本黨在該州的總統提名選舉。傳統上,愛荷華州(Iowa)一直以來是第一個進行初選的州,以共和黨為例,今年2016年2月要舉行共和黨黨內總統提名初選的頭四個州,分別為愛荷華州,新罕布什爾(New Hampshire),南卡羅萊尼州(South Carolina),跟內華達州(Nevada)。

選戰就好像戰場一樣,在這頭四個州贏得不錯成績的候選人,就有足夠的衝力(momentum)繼續往下走。所以,一般來說,眾總統候選人都會花很多時間跟精力在這幾個州上,並且根據他們的政治理念跟個人特質來來量身定做跟進行有利他們的競選策略。

愛荷華州(簡稱愛州)傳統上是福音派基督徒的一個大本營。據說,大約六成參與愛州共和黨總統初選的選民是福音派基督徒,他們一般會把選票投給對福音派基督徒議題比較關注的候選人。2008年初選階段時,曾為南方浸信會牧師跟阿肯色州州長的 麥克.哈克比 (Mike Huckabee) 贏得了該州初選的第一名;2012年,本身並非新教基督徒的保守派前賓州參議員桑特崙(Rick Santorum) 也意外地贏了愛州初選(當時他的民調聲望極低),他雖然是天主教徒,但卻因為他與福音派基督徒的價值觀一致而贏得了他們的選票。

因此,就2016年愛州初選來說,本身是福音派基督徒或與基督徒價值觀一致的候選人贏得愛州初選的可能是比較大的,例如本身是基督徒的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斯(Ted Cruz)。贏得該州初選的頭三個名次,就可以讓這些候選人有足夠的衝力繼續往下走。但是,以克魯斯議員,哈克比前州長或桑特崙前議員來說,若他們在愛州無法贏得好名次的話,他們就必須要考慮退出選戰。因他們若無法贏得愛州這個對他們來說應該是最友善的州的選票的話,他們也不太會可能贏得其他州的初選選票。他們在該州的失敗也會讓其他州的選民失望,使選民們改投給其他更有實力的候選人。而且他們的捐款人也會因他們的失敗停止為他們捐款,使得他們沒有足夠的資金繼續選戰。目前來看,2月1日愛州初選結束後,應該就會有幾個候選人會退出,而哈克比及桑特崙此次會贏得愛州初選的可能性似乎不大。

在社會議題上(如墮胎跟同性戀婚姻)比較保守的總統候選人一般會傾盡全力在第一個進行初選的愛州全力以赴,贏得好名次讓自己有衝力繼續接下來的選戰。而那些沒有特別保守的共和黨溫和建制派的總統候選人,就必須採取其他的策略。例如紐澤西州長 克里斯.克里斯提 (Chris Christie) 他們一般會把精力投在比較溫和派的新罕州,如果在新罕州贏得好的名次,他們就可以有衝力繼續選戰。溫和派的克里斯提州長跟俄亥俄州州長凱斯克(Kaisch)如果在新罕州選戰中落敗就有可能要考慮退選。

初選是一個篩選的過程,在經過2月份的四個州初選跟3月1日有12個州同一日進行初選(稱之為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後,共和黨內會有越來越多的候選人退出選戰。3月1日超級星期二選戰過後,屆時共和黨十幾位候選人可能只會剩下幾個人。

眾多候選人中,以民調結果來說,目前以床鋪(Donald Trump) 跟克魯斯聲勢最旺,佛州聯邦參議員 馬可.盧比歐 (Marco Rubio)目前位居第三。而盧比歐的競選策略與其他候選人大大不同。他一直以來讓自己保持一定程度不斷上揚的民調成績,但卻不讓自己給人期望太大,免得期望太高,失望也會過大,而提早退出選戰(如威斯康辛州州長Scott Walker)。其他的候選人都花時間精力在特定的一到兩個州。而盧比歐只希望自己在各州贏得中上成績便可,(當然如果出人意料地贏得第一也是更好)。

在候選人眾多的情況下,選票被分散的情況在所難免。因參選人數眾多,盧比歐暫時無法與床鋪跟克魯斯一拼。他要做的就是繼續至少保持第二至第三的成績,在3月1日超級星期二很多候選人退出後,他便可以整合被迫退出的這些候選人的選民支持。那時,如果床鋪跟克魯斯還在選戰中,整合了選民支持的盧比歐在那時就可以跟他們一拼。所以他現在的策略不是要跟床鋪或克魯斯一拼,而是要把其他聲望不高的候選人踢出選戰以整合選民對他的支持。

贏得黨內初選的候選人才會獲得共和黨的提名,並在11月代表共和黨參加跟民主黨對決的總統大選。全國50各州跟海外屬地根據該州人數擁有不同的黨代表票數,加起來總共有2472個黨代表的票數。贏得半數以上的候選人(1237票)就贏得了共和黨的提名。

以我自己的判斷,對目前十幾個候選人的共和黨陣營來說,最能夠被黨內眾多派系接受,能夠團結共和黨跟代表共和黨與民主黨對決的候選人非盧比歐(Rubio)莫屬。他的拉丁古巴裔的移民背景,年輕朝氣,魅力,口才,能夠吸引大選時的中間選民跟少數族裔。他堅定有原則的外交策略也讓我欣賞。盧比歐是受到不少新教影響的天主教徒,他在基督徒關注的社會議題上能夠以福音派所熟悉的語言來跟他們對話,在一些聖經原則上的闡述竟然比那些自稱是福音派基督徒的候選人都還有深度(例如基督徒公民跟政府的關係上),也讓他成為一個美國基督徒能夠接受的總統候選人。

黨內初選是個極為有趣而且充滿變數的過程。接下來這一兩個月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我們誰都不知道。這個過程會考驗每個總統候選人的策略跟智慧。盧比歐所採取的競選策略就目前來說,是最適合他的策略(在情況有變化時,當然也需要調整策略)。我希望盧比歐議員能夠勝出,因為無論是床鋪(他還是去睡覺去吧)還是克魯斯都是極具分化性的候選人,他們兩人若贏得共和黨的總統提名,共和黨會贏得白宮的機率可能會大為降低。這不是我所樂見的。

1.30.16 於華盛頓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