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清教徒

改革宗的圈子在談到清教徒時,通常我們會談論到作為加爾文主義者的清教徒對上帝的敬虔,但是我們極少談到清教徒的政治史以及他們信仰的公共性。這在美國白人或華人改革宗教會中都是如此。華人教會因有將信仰私人化(privatize),屬靈化,甚至神秘化的傾向更是如此。

難道,清教徒的政治史及他們信仰的公共性不值一談麼?使得我們將清教徒如此做了切割,將他們一切為二,高舉了他們的敬虔並將這敬虔私人化;同時又摒棄了他 們信仰敬虔的政治層面公共層面。無怪乎,華人教會中竟也有些朋友將清教徒誤認為是賓州的阿米緒人,即那些與清教徒傳統及神學思想完全相反,毫無干係的離世 主義者。清教徒從來不是避世主義者!

如此切割後的清教徒,似已面目全非。我們有如盲人摸象般,摸到大象的身體一個部位,即大聲喊叫說,『這是大象,這是大象!』。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are disabl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