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7

論華人教會

最近幾個月在不同場合跟幾位華人牧師傳道人及其他同工朋友聊天。我們皆感嘆北美華人教會的文化包袱之沉重,以致華人教會的文化,制度,及治會方式體現的更多是華人文化的包袱,而非基於聖經教導的治會。要講起來,真是千頭萬緒。
 
對我而言,最可怕的是華人的『人治』傳統在教會中的氾濫,缺乏基於聖經原則治會的『法治』精神(容許我姑且形容之)。充斥著是否合乎聖經不重要,達到目標就好的世俗務實主義。
 
教會運作以事工導向,屬靈與否,成功與否以數目為目標(傳了多少福音,帶多少人信主,參與多少『服事』啦,教會人數增長嗎,教會堂建多大啦,忙到不可開交連家庭也不顧也被看成『屬靈』(多麼為主擺上啊)!教會同工之間有同工關係,卻難做交心好友;意見不同時,很難就事論事。話說回來,我所接觸過的華人教會無論大小大部份都分裂過,且是不好的分裂(要是因為為堅守聖經真理而分裂,如馬丁路德那般與離經叛道的中世紀天主教會決裂,那倒還好)。
 
教會活動很多,很熱鬧,但缺乏監督問責,外表表現的是很communal,更深層的其實是個人主義,不太有透明度跟accountability;教會見面你好我好,但『請別進來我的生活』。
 
華人教會不注重教義,教義不重要,甚至反教義,(反教義也很屬靈好嗎),但反教義的人偏偏都有自己奇怪的教義,甚至在教導異端時離開兩千年大公教會信仰也不自知,也無人監督,甚至被人阿門。
 
那為什麼還要服事華人教會?我們從不期待教會完美,因為教會是罪人組成。華人教會史很短,要一下成熟不太實際,這或許要幾代人的功夫。(在美國傳統改革宗教會中生活,發現連許多平信徒弟兄姐妹竟都比許多華人教會長執牧師要成熟,令我自嘆弗如,羞愧羞愧)。
 
我們愛華人教會,因她是上帝的教會。他還很不成熟,所以我們要服事她,讓上帝的道使她成長,並能成為世界的祝福。我堅信,忠心傳講上帝的話語,按照聖經實行聖禮,在教會中按照聖經施行懲戒仍然是基督教會的標記。忠心傳講真道,並努力活出信仰,是我們基督徒一輩子要掙扎學習的功課。
Advertisements

美日之間19秒的握手

 

日本首相安倍是首位在川普大選得勝之後即與之會面的外國領袖。那時,川普還只是後任總統,安倍以現任日本首相身份不遠千里迢迢親自飛到紐約與他會面,可謂委屈他了,但也看出他想盡快在川普執政之前鞏固美日關係的苦心一片。川普上任不到一個月,安倍再次與川普在華府會面,還一起跑到佛羅里達渡假,兩人兩國儼然是好友無疑。

或許有人會說安倍拍了川普馬屁,但安倍如此動作,確實也是討了川普歡心。老川看重對他忠誠的人,對於忠誠的朋友,他不至於太苛刻,且會投桃報李。川普也改變當初競選時對日韓兩國友邦當頭棒喝般的言論,現在也開始講起美日友誼了。這19秒的握手不放,足以看出他對安倍與日本的友好態度。因此,很有可能接下來美日關係不致有太大波折吧。這與川普與中共主席習近平拖延許久才有一次電話通話,形成極大對比。比起美日關係,美中關係接下來會如何,目前還不甚明朗。但目前看來,有可能對川普而言,日本是朋友,而中國是個談判的對象(記得他是商人)。

美國與東北亞的另一要角南韓的關係目前則會有些變數。南韓保守派新世界黨是堅定的美國盟友。但隨著新世界黨總統樸槿惠因醜聞下台,目前韓國自由派的反對黨聲勢大旺,極有可能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得勝。若反對黨上台,將會延續過往自由派對北韓友好的政策,並且會開始親中,採取與中共政府友好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