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劉曉波先生去世之際,再思『因信稱義』與上帝的主權

xiaobo今年是宗教改五百年。想起宗教改革,人們便想起馬丁路德,想到因信稱義(或透過信心稱義)的教義。雖然『因信稱義』不能說是宗教改革這一歷史事件的總結,也不是改革宗信仰救恩論的全部(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但它確實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教義。這是絕大部份福音派信仰的教會都認同的教義,人得救不是靠行為,而是靠上帝的恩典,耶穌基督的救贖,聖靈的工作。

劉曉波去世前,我為他的禱告,除了他身體的健康跟行動的自由等實際需要之外,我的禱告更重要的是為他的救恩。即便偉大如曉波者,即便有人說他是比許多基督徒更能體現基督徒信仰的人,他仍不過是凡人,仍是罪人,需要為己罪向上帝悔改,信靠耶穌基督,承認基督耶穌為救主。以人的標準來看,劉曉波,甘地,曼德拉等,可稱為偉人。以上帝的標準來看,依據聖經教導的教導,沒有任何人可以以自己的行為向上帝誇耀以致得救,除非他願意悔改認罪,承認耶穌基督為他的救主。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片不為人知的陰暗角落,沒有一人是聖人。我們或許會否認,或許會壓抑,但是我們知道,上帝知道(羅1)。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曉波先生彌留之際,有為劉曉波的救恩禱告,但這卻是我禱告最為緊迫的事情。因為死亡不算什麼,若是在基督裡的人,我們無需懼怕『那些能殺死身體卻不能殺死靈魂的』 (太10:28)。若是在基督裡的人,可以有確據如使徒保羅那般: 『我…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1:23)。若是在基督裡的人,現在身體的死亡不算什麼,因為在未來我們有榮耀復活的盼望,上帝會賜給我們一個榮耀復活的身體,與基督復活的身體相似(哥前15)。所以,我不但為曉波先生身體自由向上帝祈求,我更向上帝祈求,求上主施憐憫賜恩典予他,在他人生的最後時日能悔改歸向上帝,與我們眾聖徒一同享受在基督耶穌裡,與祂緊緊聯合的諸多福分(弗1)。

我知道此時許多關愛他的基督徒,包括他身邊最好的一些基督徒朋友在內,充滿了悲傷憤慨,以致於或許不小心做了神學教義性的宣告,表達了與基督教信仰之因信稱義的教義相悖的言論。我完全理解他們的感傷情緒。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迂腐,但允許我這麼說,此時是體現我們作為基督徒之神學底蘊跟堅持信仰立場的機會。曉波先生,無論他是否是基督徒,他是一個常年堅持自己的政治理想跟立場的人,至死如此。我們作為基督徒,特別是改革宗信仰的基督徒,堅持我們最為基礎、最為根本的神學教義跟信仰立場,如果曉波先生在世,應該也會讚許我們對信仰的堅持跟委身。

曉波先生去世後去了哪裡?我沒有答案。這只有曉波知道,上帝知道。我們或有我們的期許跟希望,但是讓我們將這一切交託給這位全知,全善,不改變,掌主權的上帝。當我們願意信靠這位掌主權的上帝,面對困難,面對風雲變幻的人生,我們才會有安慰,我們的生命才會有確定性。

求上帝擦乾眼淚,安慰受傷的人。

P.S. 我寫此篇文章,已經會預料到可能會有人攻擊謾罵。沒關係,我理解大家的情緒。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