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由主義的一些思考

在中共集權政權下生活及出來的異議人士擁抱右派保守主義或古典自由主義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特別是對許多人而言這是唯一的 conceivable ideological alternative. 大部分華人可能對荷蘭的改革宗政治傳統不甚熟悉,也不知道有another ideological alternative outside of liberal political spectrum。

所以我自己的話是情感上對擁抱右派自由主義的華人朋友保持同情與理解,但理論上對任何形式的自由主義不能認同,因為自由主義傳統對人與政府本質的基本前提預設是來自啟蒙主義傳統,且不符合聖經教導。

在華人信徒普遍基礎神學裝備不足的情況下,這包括知識份子在內,要求他們會對荷蘭改革宗的政治傳統感興趣,且能修正跟發揚光大,似乎有點緣木求魚。很多人已經定型,要改變很難。只能說,我們任重道遠,要先教導的是在教會內對聖經真理的委身與法治的施行。不然,基督徒在世界中會軟弱得無法為主做工爭戰。

基於種種政治制度跟歷史原因,我對美國我不抱太大希望,我倒是對中國日後產生一個反革命黨報以希望。我們需要一個在自由主義之外成熟的ideological alternative,也希望會有越來越多的這方面人才出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