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信仰雜談 Faith Talks

多給誰,就像誰多要

最近南韓總統朴槿惠因醜聞黯然下台,不僅南韓國會通過彈劾罷免,使她這位首位女總統成為南韓憲政史上首位被彈劾下台的總統。南韓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也一致贊同國會的決定,使得朴槿惠不但失去青瓦台的總統寶座,也失去了總統的檢控豁免權,因此甚至有可能會被定刑罪跟坐牢。

在政界,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不只是在韓國,各國各地官員貪腐比比皆是。且不論天朝如何,就連有相當好牽制機制以及官員相對清廉的美國也不例外。今朝被人前呼後擁,被看作政壇巨星,前途無量的;竟也是他日被眾人唾棄,如過街老鼠般,黯然下台的。人世間的可悲,或許就屬政界的這些起起落落,最充滿戲劇性了,令人唏噓不已。

這些很有野心跟企圖心的政客們,就像希臘神話中的英雄勇士們,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在他們意氣奮發得意洋洋之際,驟然從高台墜落,跌倒谷底。歷史上亦是如此,舊約聖經中所記載的,以色列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君王,掃羅,大衛,跟所羅門,都有過光輝的過去,他們們有權力,智慧,勇敢,財富,眾人的擁戴,但也都有他們致命的弱點,也曾犯致命之罪。以色列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君王尚且如此,就更別說在他們之後,猶大國和以色列國那諸多劣跡斑斑的惡王了。

是的,在我們每一個人心裡,在我們的生命中,都有一些個不為人知的黑暗角落。無論我們外表如何道貌岸然,人的內心都存在著恐怖的黑暗。若非上帝光照我們的內心,救拔我們,重生我們,使我們為己罪痛心不已而認罪悔改,不然墮落的人性總是會選擇忽視,選擇不去理會這內心的黑暗。這黑暗甚至攪擾著我們,使人無法自拔,以罪為樂,自恃甚高,不可一世(弗2)。

權力,地位,名聲,總是吸引著人,我們的個人本體都渴望著眾人的肯定跟讚美。因此,政治界總是吸引著許多有才幹,有口才,有能力的人。某種程度上,在基督教會界中,也有相同的情況。當人越有權力跟影響力時,當越來越多人對你前呼後擁時,感覺飄飄然時,就越需要警惕。

19世紀的英國政治家阿克頓男爵 (Lord Acton) 曾經如此說,『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一定導致腐敗』。一個聰明有智慧的領袖,一個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罪性之不堪的領袖(無論是政治領袖,還是教會領袖),應該是一個懂得要讓自己有透明度,使自己被正當地監督的人,使自己有屬靈好友同工可以幫助監督你,免得自己私心膨脹,自以為是地步上萬劫不覆之路。教會領袖與政治領袖一樣,需要注意個人操守。但教會領袖與政治領袖不同的是,他還要注意教義的純淨,免得自己在教導上,在治會上,強解聖經跟傳講異端,自取沉淪(彼3)。

所以,越是好為人師的,越是有權力影響力,越是有才幹的人,越要警惕自己的言行,越需要正當的主內肢體的幫助與監督(accountability)。上帝多給誰,就像誰多要(路12:48)。才能,權力與責任成正比是應當的。

Advertisements

漸漸朽壞,日日更新

inner outer

今早去看足科醫生,被告知腳底的一塊骨頭裂了,解釋了這一年來腳底之痛的來源。在診所醫院足科等候時,放眼看去盡是老年人,我是最年輕的病人,心裡想,“Well, I guess I’ve joined the aging club.”

隨即想起聖經的一句話,使徒保羅說,“所以,我們並不沮喪,我們外面的人雖然漸漸朽壞,但裡面的人卻日日更新”(新譯本哥後4:16)

So we do not lose heart. Though our outer self is wasting away, our inner self is being renewed day by day (ESV, 2 Corin. 4:16).

十年多前在西敏神學院上Lane Tipton老師的系統神學課時,他就講過這節經文。他一邊講解一邊擦黑板時,刮傷了手指,馬上見紅流血。我這位憨憨的神學老師馬上現身說法,不緩不慢地說,“you see, outer man is wasting away!” 隨即惹得一堂哄笑。

面對身體老化與衰殘,有時需要點幽默態度。

“我們外面的人雖然漸漸朽壞,但裡面的人卻日日更新。” 前者是無可避免的,墮落後的人類一定會面對衰老與死亡,基督徒亦不例外。這是罪帶來的後果。但我們並不沮喪,基督徒在此生的成聖路途中,雖會遇到困難,卻一定會被上帝保守,聖靈幫助我們,裡面的人日日更新,直到我們見主面。我們並不沮喪,因在未來有更榮耀的盼望,我們有一天會與基督一樣,有復活榮耀的身體(哥前15)。


約翰·傅瑞姆(John Frame)給神學生和年輕神學家的30個提醒

約翰·傅瑞姆在回答“對那些面對要一生做神學工作的神學生和年輕神學家,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這個問題時,給了以下三十點的回答:

1.要考慮神可能其實並沒有呼召你做神學方面的工作。雅各書三章一節告訴我們,我們不要多人作師傅,作師傅的要受更重的審判。神給誰越多(聖經知識),對他們要求就越多。

2.重視你與基督,你的家人和教會的關係,超過看重你的職業理想。用你的生命,你會比用你的神學影響更多人。即使你的觀念正確,你生命的欠缺也會削弱你觀念的影響力。

3.要記住神學的基本工作,就是認識聖經,神的話語,把它應用在人的需要方面。任何別的事情 – 歷史和語言學方面的專業知識,解經的敏銳精深,對當代文化的認識,哲學方面的成熟度,都必須順服在這根本目標之下;如果不是這樣,你有可能成為受人推崇的歷史學家,語言學家,哲學家或文化批判家,但你將不會成為一位神學家。

在進行神學工作(第三點講的基本工作)時,你有義務要為你倡導的提出一個立場。這應當是顯而易見的事,但大多數神學家今天對於怎樣做到這一位而摸摸不著頭腦。神學是一種論辯的學術操練,你需要對邏輯和勸導有足夠認識,去構建合理,純正和有說服力的論證。在神學方面,展現出對對歷史,文化或其他一些學科有認識,這還不夠;引用你認同的人的話,反駁你不認同的人,這也不夠。你確實需要為你要說的內容建立一個神學立場。

5.學會如何清晰和有說服力地寫作和說話。最好的神學家能夠把深奧的觀念用簡單的語言表達出來。不要嘗試用晦澀的文風說服人來接受你的專業知識。

6.培養一種強化的靈修生活,對那些把這批判為是敬敬主義的人要視而不見。要不住地禱告,讀聖經,不只把聖經作為學術文本來讀。珍惜機會參加神學院裡的敬拜與禱告會,以及主日聚會。不管你對“靈命構建”這個詞如何理解,都要對此加以重視。

7.一位神學家在根本上是一位傳道人,雖然典型來說,他處理的問題,比傳道人要處理的更深奧,但是要作一位優秀的傳道人,找一些方法,讓你的神學可以對會眾的人心說話;找一些方法呈現你的教導,讓會眾可以在當中聽到神的聲音。

送人書本和文章,在有版權的材料方面不要手緊緊抓住不放,任何人提出要求版權授權,都許可他們使用。事工第一,金錢第二。

9.批評其他神學家,神學傳統或運動的時候,要遵從聖經的道德倫理。除非你非常有把握,否則不要說一個人是異端分子;不要到處用“別的福音”這樣的說法的福音的人是落在神的咒陵之下);不要錯誤引用人的話,脫離上下文引用他們的話,或者最最壞的可能意思理解其他人的話,以此摧毀別人的名聲。除非你有不可辯駁的理由對人嚴厲,否則要對人溫柔,滿有恩慈。

10.出現爭論的時候,不要馬上站在其中一邊,要首先對雙方立場做一些分析工作。要考慮這些可能性:(1)雙方可能是從不同角度看同一個問題,所以他們其實並沒有互相衝突;(2)雙方都忽略了那本來可以讓他們獲得一致的方面;(3)因為雙方用不同方法使用同一種說法,所以他們不在同一個波段上說話;(4)有第三種選擇方案,要比兩種對立的觀點都更好,可以讓他們達成一致;(5)他們雖然確實存在分歧,雙方的立場在教會中卻是可以接受的,就像羅馬書十四章講的只“吃蔬菜的人和吃肉的人之間的分歧”英文

11.如果你有一個好主意,不要期望人人馬上都能領受。不要馬上創立一個派別去推廣這種觀念。不要辱罵那些還不能領會你思維的人。要溫柔地與他們理論,認識到你可能是錯的,可能是傲慢的,理當被拒絕。

12.不要出於條件反射批評任何從不同的傳統而出的事。要足夠謙卑,可以去考慮其他傳統可能教導你一些事情。在開始教導他人之前,要作一個受教的人。把你自己眼中的樑木除掉。

13.願意用批判的觀點重新審視你自己的傳統。認為任何單一個傳統把握所有真理,或永遠正確,這種想法是不合理的。除非神學家培養出批判的眼光看待他們自己的宗派和傳統,否則基督身體的重新聯合將會遙遙無期。不要當那種名聲在外,主要任務是把阿民念主義者變成加爾文主義者(或反之亦然)的神學家。

14.用合意的眼光審視公認信條文件。神學工作的其中一樣任務,就是重新思考公認信條的教義,如有必要就用神的話語加以改革。不要認定公認信條的每一件事都是永遠確定的。

15.不要讓你的嫉妒心控制了你的論答。比如一個神學家覺得對於一家超級教會的成功必須完全持負面的觀點。

16.不要當那種不斷對其他神學家或其他基督徒發動進攻的神學家。你的敵人是撒但,世界和肉體。

17.控制你的性衝動,遠離互聯網色情內容和不正當的關係。神學家並沒有免疫力,脫離那些危害教會中其他人的罪。

18.在一家好的教會裡積極參與教會生活。神學家和其他信徒一樣需要蒙恩之道。如果你是在一家世界的大學,或自由派的神學院裡學習,這就尤其重要。你需要其他信徒支持,好使你可以保持正確的神學觀念。

19.在一家把聖經作為神的話語來教導的神學院接受你的基本培訓。在你繼續向前去第一手接觸不聖經的思想之前(你當然可以這樣做),要在聖經的神學打下穩固根基。

20.要學會欣賞相對來說所受教育程度不和你深的基督徒的智慧,甚至在神學方面的智慧。不要作那種神學家,在一位單純的信徒描寫他與主同行的時候總是要求消極的話。不要坐在田立克稱之為“啟蒙的高頭大馬”上瞧不起人的那種人。經常單純的信徒認識神比你更深,你需要向他們學習,亞伯拉罕·凱伯爾就是這樣的例子。

21.不要當那種對政治,文化,釋經經學,甚至神學方面每一樣新潮流都感到激動不已的神學家,以為我們需要重新構建我們的神學來迎合每一種潮流。不要以作為只因每一個人都是女權主義者,你就非要成為一位女權主義者不可。絕大部分對文化敏銳的神學都是不符合聖經的。

22.要懷疑神學中一切迎合潮流的做法。當每一個人趕某些神學立場的潮流,不管是敘述神學,女權主義,救贖歷史,自然律,敬拜禮儀,解放神學,後現代主義或任何事情的潮流時,這就是時候要喚醒你的批判功能了。除非你自己已經做了研究,否則不要隨大流。當一種神學潮流來到的時候,要條件反射地問這個問題:“這出了什麼錯?“事情總有一些錯誤的方面。最新的就是最正確,實際情況完全不是這樣。事實上很多新運動,最後證明是全然錯誤的步驟。

23.我們的博士學位神學教育體系,要求人有“原創思維”。但這可能很難做到,因為教會已經學習聖經幾千年。你會受到試探,要提出一些聽起來像是新的事情(這可能是通過寫一篇論文,按照以上第三點的標準完全不是神學性的論文)。好吧,提就提吧,然後把它扔掉,再回來做一些真正的神學研究。

24.與此同時,不要因為創新是創新就拒絕創新。更重要的是,不要因為一種觀念僅僅是聽起來不像你習慣的說法就加以拒絕。要學會在一種觀念聽起來看起來感覺起來如何,和它實際的意思如何之間進行區分。

25.要用批判的眼光看待那些使用比喻,或聖經以外術語的論證。不要自以為是認定,每一種術語都有完全清楚的意思,通常它們並沒有清楚的意思。

26.要學會懷疑那些懷疑論者。不信和自由派的學者,像任何人一樣容易犯錯,實際上更容易犯錯。

27.尊重你的長老。再也沒有比一位年輕神學家看不起那些在工場上做工幾十年的人更不合體統的了。與他們有不同意見,這沒有問題,只要你承認那些你與他們有不同意見的人的成熟和他們所做的貢獻。要把提摩太前書五章一節牢記在心。

28.年輕的神學家經常幻想自己是下一位馬丁路德,就像小孩子幻想自己是超級體育明星一樣。當他們年紀變大,不再玩幼稚遊戲時,他們就玩馬丁路德和教皇當真正的教皇不願和他們玩的時候,他們就會挑另外一個人,說,“你就是教皇。”瞧,上帝極有可能沒有選擇你當一新的宗教改革的領袖,如果HB揀選了你,也不要把“改教家”這尊稱用在自己身上,還是讓其他人來決定你是不是一位真正的改教家吧。

在你職業生涯開始的早期階段(在經過一些嘗試之後),就決定你要關注哪些方面,不關注哪些方面。在考慮機會的時候,懂得在什麼時候說不,這位和懂得在什麼時候說是同樣重要(also many更重要)。

30.不要失去你的幽默感。我們應當嚴肅看待神,但不要對我們自己,肯定也不要對神學太當真。失去了你的幽默感,這就等失失了你對比例平衡的認識,而在神學中,沒有什麼是比對比例平衡的感知更重要的了。

– “一位畢生神學家的反思:對約翰·傅瑞姆的長篇採訪”,採訪者:P。 Andrew Sandlin,選自“用愛心說誠實話:約翰·傅瑞姆的神學”

中文譯文摘自古舊福音
英文原文請按此參閱

宗教改革500年的省思

12今年10月31日是宗教改革500年紀念日。一晃就500年,放在這500年教會歷史中省思,我們走的是路德,加爾文,慈運禮等先賢的路,還是逆道而行?作為宗教改革後代的華人教會,離宗教改革的精神有多遠?傳統跟文化包袱大過聖經教導跟原則?若是如此,華人教會就不是宗教改革的後代,而是走回腐敗的天主教會的老路。以人的方式,表面事工可以做得忙忙碌碌,講台可以頭頭是道聽起來屬靈,但離開了聖經原則,沒有信仰的實踐,是虛偽,是法利賽主義,是虛空的虛空。別再自欺欺人,以為我們可以欺哄看透人心的上帝。我們若是傳道行道忠於聖經教導,便可無愧于心。使徒們說得好,『服從神過於服從人,是應當的。』2000年前早期教會的使徒如此,500年前的改教家們如此,我們今日的華人基督徒亦當如此。


荒蕪中的綠洲

此次出差,也經過了澳門。如果說韓國首爾最顯而易見的是教堂林立,十架遍布的話;那澳門最顯而易見的就是四處賭場林立。在澳門開車四處開一圈,最醒目的建築除了賭場,還是賭場。此城賭博業異常興盛,是當地的龍頭產業。據說澳門的賭博業收入是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的數倍之多。賭博業是澳門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佔澳門政府總稅收的82%之多,許多當地居民也在各大賭場上班。這單一產業化的情況,也迫使許多優秀的澳門年輕人出走到境外求學,尋求不同的發展。與其他賭博業興盛的地區一樣,賭博業也帶來色情業的興盛。據說,賣淫在澳門並不違法。老實說,就澳門的整體屬靈環境跟感觀而言,確實不佳。澳門政府比起香港,更加地不具政治獨立性,澳門政治也較為向中央政府靠攏。澳門的公民社會也不及香港發達,對澳門政府的反抗也不及香港那麼強烈有力。年輕一輩的世俗公民社會團體,政治上偏向歐美自由主義的左派,強調的價值與歐美左派無異,包括特別強調所謂的同志變性平權這樣的社會左派價值。基本上,香港與澳門,政治價值觀總體偏向左派自由主義,不像韓國還有像執政黨新國家黨(又譯新世界黨)那樣右派保守派的自由主義政黨。這或許跟韓國的基督徒人口之眾有關吧。

此次有機會也分別拜訪了兩個天主教的非營利救助援助機構。兩個機構的負責人,一位是當地澳門人(其機構就在一座天主教修院神學院旁邊),另一位則是來自美國的天主教修女。與他們的交談當中,他們都非常誠懇地告訴我們,他們機構的大門是永遠為人打開的。不少人走頭無路就來到他們的機構尋求幫助,他們毫無保留收留這些來自各式各樣魚龍混雜背景的人士,被拐賣至此的,在此賣淫的,被家暴的配偶及子女等等;給他們地方住,給他們飯食,提供他們就業訓練幫助他們找工作。那位天主教修女,看上去已經70多歲,她操流利的普通話跟廣東話,已經在香港跟澳門服侍了幾十年之久,把一生獻給了華人。修女如數家珍地告訴我們,一個接一個的故事,不計其煩地幫助一個又一個失足的少女,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她們不斷地回到她的救助中心,不斷泥足深陷的循環。

這些有心之士,在澳門這個屬靈荒蕪之地,有若片片綠洲。


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 —- 我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今天我以全然的轻蔑,平静地迎接独裁者的攻击—-就是这假法律名义所作出的判决。在法院堂皇的大楼里,我们可以看到庄严华丽的陈设和装饰,看到衣冠俨然的政府雇员,唯独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义。

在二十多个月的监禁中,甚至更早在2011年我被秘密关押于番禺南大路广州市民警培训中心内和遭遇酷刑期间,我都仔细回顾和反省了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我所致力于推进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及今天我们被定罪的一切。我更加确信了它们对于增进人类尊严与自由的价值。独裁者的这一纸判决,以及与之相伴的加诸我们和家人的痛苦和屈辱,如果其目的是迫使我们屈服或退缩,那就显然已经失败了。暴政试图以它的凶残吓倒我们,结果只是暴露了自己的虚弱,更徒然加增我对独裁专制的憎恶。我将一如既往地推动非暴力自我解放的进程,因为我的愿望是要让我的祖国获得自由。

我们之无罪,正如对我们的关押、侦查、起诉、审判之有罪一样清楚。热爱自由的人们天然是法律和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对那些即使看似无关乎自由的法律也保持同样的敬畏,不会因遵行的不便而拒绝遵守,以免有损于那一体有效的捍卫正义和自由的法律。但是,当对政府权力及其行使的尊重和服从,意味着对人类尊严的贬损和对人权的侵害时,人们就没有义务再合作和服从,这时参与其中就可能成为罪恶的帮凶。有鉴于此,又鉴于这个所谓司法程序已经明显沦为政治迫害的工具和犯罪的遮羞布,因此我对其采取了漠然置之的态度。在开庭期间,我拒绝回答和指控有关的问题,只是我在这么做的时候,仍然尽力保持了对相关政府人员人格的尊重,以免将我对专制独裁的怒火转移到他们身上。他们是否感受到我的善意,我不得而知,至于他们是否如我一样,在这法庭上发现了正义和邪恶的斗争,就更加难为人知了。如果没有对真理的追求,以及坚持良知的勇气,一个人很难明白这一点,非暴力的微妙之处正在于此。希望我以囚徒身份所做的这一切,能够显示自由选择的可能性,并引起卷入其中的政府人员的思考。

不管怎样,总会有人坚信:就当局那些指控而言,我是有罪的。甚至无论多少雄辩都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看法,何况雄辩并非我的强项。如果说持有这种看法的人全都是出于立场和利益,也是不确切的。我相信一定有人是真诚地出自他的理性和逻辑确信这一点。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我对他们的回答是:如果你要说这是犯罪,那我将很乐意继续犯罪,正如一句法谚所言,“当不义写进了法律,抵抗就成为了义务”。

《圣经》中有话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今天我们被定罪,被投入监狱,与家人分离,遭受污辱和苦难,我还远不能令人信服地证明,这些逼迫何以成为我的福分,但上帝在我们身上的旨意,总有难明之处。我常常祷告,请他加给我力量,以坚守到那揭晓的一刻。我敢说,2011年在秘密监狱里,以及如今在看守所,我所度过的几乎每一个日子,都是坦然而充实的。我从未失去自己的方向。

不少热心的朋友,一直鼓励我,并建议我如果被判有罪,应上诉,以显示不屈的决心,避免给公众留下认罪服判的错误印象,这当然是十分宝贵的意见。只是我从初次得以会见律师以来,就早已反复考虑并做出决定,即无论案件的结果如何,我都将不向中共暴政下的法院上诉。就案件而言,需要寻求的是正义;就我的个人使命而言,乃是寻求自由。许多人都会同意我的看法,在本案的上诉法院,乃至中共辖下任何其它一间法院,都不会是实现正义和自由的场所。在开庭期间,我已论述了这个观点,这就好像一个人不能在暗室里丢了针,却跑到室外就着路灯去寻找一样。另外,法庭也不是为自由而战斗的中心,更不是决定性的场所,即使是在以法院为国之重器的英美法系诸国也不例外。近现代以来,不同国家的许多律师成长为伟大的自由战士,是因为他们在法庭内经历了难以想象的黑暗,而奋然投身于争取民主、捍卫人权的事业,法庭只是他们战斗的起点。在中国,法的统治之建设尚未开步,也缺乏如此传统,法律技术论的观点就很容易成为误导公众的工具。持这种观点的人试图让人们相信,凭借单纯法律技术性和职业性的努力,可以完全在中共当局所设定的框架内实现保卫人权的目标,而无视这个框架本身与人权价值普遍和深刻的对立。这就好像身陷网罗而不自知一般。

经过这一番说明,或许多少可以消除一些朋友们的担忧,希望也有助于他们理解我不上诉的决定。而我则把这篇简短的陈词,理解为向人民、向上帝的上诉。

此外,还有必要再谈谈我对中共法律及司法的总体印象。自从九八年我开始从事法律职业以来,直到如今,司法实务虽已发生了很多改变,法律体系也日益庞杂,某些方面的确有所改善,但仍远不足以改变我对这个领域的一些基本看法,即它们既没有提供基本的人权保护,也没有提供这种保护的可靠承诺。中共宪法中的确出现了一些人权条款,但是如果我们整体性地观察和理解这部宪法,就会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些粉饰而已。事实上,我一直对以宪法来称呼这个文件,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我也从不倾向于从中去寻找中国民主和人权进步事业的合法性渊源。在国民政府时期,我们的先辈经过浴血奋战,成为联合国的创始成员国之一,并参与创立了一系列充满人类崇高情操和理想的宪章,只是随即因大陆在内战中沦陷于共产主义,它们在中国大地落地生根的进程,才告中止。

九八年夏天,我取得了律师职业资格证书,有一天我特意到汕头市龙湖区法院旁听案件,以熟悉我即将从事的职业。当时法庭正在审理一宗强奸案,且快要接近尾声了。年轻的被告突然以一种几乎要哭出来的腔调说到他受到了警察的严刑拷打,连一只睾丸都被踢碎了。他还绝望地问:我还没有结婚,以后该怎么办?法官赶紧惊慌地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这一幕,正是中共司法的真正面目,直到如今,并无改变。我相信上帝并不是毫无用意地让我看到这个场景,他让我甫一进入法律职业,就不至于用一种虚假的幻象欺骗自己和误导他人,以为法律和法治已经进入了中共统治的经脉。

十年后,上海闸北公安局内,杨佳以他的奋力一击,算是对这个青年的绝望一问给出了一种答案:吾与汝偕亡的千年回响。杨佳并非我所尊崇的英雄,但即使到如今,我也没有发觉,自己有任何可以俯视他的道德优势。如果一个人没有真正体验过他们的屈辱,没有迸发过胜过杨佳的血气之勇的勇气,恐怕很难对这个问题有清晰的认识。事实上,在一个以坐稳了奴隶而自得的国度,要从专制造成的普遍怯懦中恢复健全的自由人格,勇气正是最对症的良药之一。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专制不除,国运不昌。在人民主权被背弃六十多年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普通男女,经过他们自身艰难的历程,逐步凝聚起坚定的信念,人民必须收回自己的政权。党派专制和个人独裁,已经严重腐蚀了我们民族的精神,恐惧和欺骗支配下的人们,在怀疑和谄媚的浸染下,变得萎靡和腐朽,人们如同末日疯狂般的攫取个人利益,然后挖空心思逃离被野蛮采夺弄得千疮百孔的矿堆。在历史转折即将来临的关键时刻,中共独裁当局几年来,连续抓捕和重判进步人士,扫荡各类权益类公益NGO,2015年7月更一举秘密关押二十多位进步律师和维权人士,表明了其悍然对抗的决心。

尽管看起来双方力量对比如此悬殊,我希望 一切向往自由的人们,尤其是尚未踏足监狱这一自由战场的人们,不要在这一波攻击面前丧胆。中国古有遗训:以乱攻治者亡,以邪攻正者亡,以逆攻顺者亡。中共当局内的这一小群窃据国权的独裁专制势力,可谓正应了这句古训。他们不仁民而爱物,却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可谓乱;奉西方共产主义之异端恐怖学说,包举宇内以自养,可谓邪;以一党一派一人之意志,践旨于兆民之上,至本末颠倒,上下凌替,可谓逆。以此三亡而不断进击,只是自速其祸而已。我想起斯巴达王里奥尼达和他的三百勇士,在温泉关前迎击波斯王薛西斯的五十万大军,战况如此惨烈,即使战至最后一人,他们仍然送出了平安的捷报。我们也要在这艰难之地继续战斗,直至自由的佳音传遍!

唐荆陵
2016年1月29日


論程序正義

越來越覺得華人文化是一種不太在乎『程序正義』的文化,華人是一個不太在乎『程序正義』的民族,為了達目的而可以不擇手段。過程如何不重要,目的達成才重要。這是一種務實主義跟功利主義的態度。這種態度用英文來說就是,ends can justify the means。

無論是表面上支持民主法治的中國異議人士,還是口頭上喊『忠於聖經』的華人教會的運作,都能看到華人這種忽視『程序正義』的態度。令人憂心的是,呼籲民主法治的人其實他不要『法治』。就我自己對西方特別是英美法系的粗淺理解,法治就意味著不但尊重『實質法』,也要尊重『程序正義』;忽略了『程序正義』,就無從談法治。

也令人憂心的是,華人教會口頭上喊著『忠於聖經』的,其實在實際教會生活中充斥著許多不按聖經原則跟程序來處理教會事務的情況。甚至連該有的原則是什麼都不知道,以至於教會中產生混亂,混亂周而復始,生生不息。人似乎嘲笑上帝的話語跟聖經教導的原則,借用聖經『士師記』出現的一句話,『各人任意而行』。

我想,還好我們的上帝不是這樣。他沒有因為祂是慈愛憐憫,就隨隨便便無故赦免罪人的罪,隨意稱我們為義人,這跟他聖潔公義的屬性相違背。祂乃是在創世以先,就定下救贖計劃,差遣聖子耶穌基督為罪人死為罪人贖罪,因祂的順服及所完成的救贖,基督的義被算成罪人的義,罪人的罪歸算給了基督,因此我們能被稱為義人,因此我們能夠被接納成為上帝的兒女。這是上帝的救法,讓基督為罪人死,滿足祂的慈愛憐憫,也滿足了祂聖潔公義的要求。

這是一位做事有原則的上帝,乃是按照自己良善,公義,慈愛,聖潔,憐憫等屬性來計劃行事的上帝。這是一位陪得讚美敬拜的獨一真神,這是我等聖徒效法的終極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