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教會牧養 Church Ministry

約翰·傅瑞姆(John Frame)給神學生和年輕神學家的30個提醒

約翰·傅瑞姆在回答“對那些面對要一生做神學工作的神學生和年輕神學家,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這個問題時,給了以下三十點的回答:

1.要考慮神可能其實並沒有呼召你做神學方面的工作。雅各書三章一節告訴我們,我們不要多人作師傅,作師傅的要受更重的審判。神給誰越多(聖經知識),對他們要求就越多。

2.重視你與基督,你的家人和教會的關係,超過看重你的職業理想。用你的生命,你會比用你的神學影響更多人。即使你的觀念正確,你生命的欠缺也會削弱你觀念的影響力。

3.要記住神學的基本工作,就是認識聖經,神的話語,把它應用在人的需要方面。任何別的事情 – 歷史和語言學方面的專業知識,解經的敏銳精深,對當代文化的認識,哲學方面的成熟度,都必須順服在這根本目標之下;如果不是這樣,你有可能成為受人推崇的歷史學家,語言學家,哲學家或文化批判家,但你將不會成為一位神學家。

在進行神學工作(第三點講的基本工作)時,你有義務要為你倡導的提出一個立場。這應當是顯而易見的事,但大多數神學家今天對於怎樣做到這一位而摸摸不著頭腦。神學是一種論辯的學術操練,你需要對邏輯和勸導有足夠認識,去構建合理,純正和有說服力的論證。在神學方面,展現出對對歷史,文化或其他一些學科有認識,這還不夠;引用你認同的人的話,反駁你不認同的人,這也不夠。你確實需要為你要說的內容建立一個神學立場。

5.學會如何清晰和有說服力地寫作和說話。最好的神學家能夠把深奧的觀念用簡單的語言表達出來。不要嘗試用晦澀的文風說服人來接受你的專業知識。

6.培養一種強化的靈修生活,對那些把這批判為是敬敬主義的人要視而不見。要不住地禱告,讀聖經,不只把聖經作為學術文本來讀。珍惜機會參加神學院裡的敬拜與禱告會,以及主日聚會。不管你對“靈命構建”這個詞如何理解,都要對此加以重視。

7.一位神學家在根本上是一位傳道人,雖然典型來說,他處理的問題,比傳道人要處理的更深奧,但是要作一位優秀的傳道人,找一些方法,讓你的神學可以對會眾的人心說話;找一些方法呈現你的教導,讓會眾可以在當中聽到神的聲音。

送人書本和文章,在有版權的材料方面不要手緊緊抓住不放,任何人提出要求版權授權,都許可他們使用。事工第一,金錢第二。

9.批評其他神學家,神學傳統或運動的時候,要遵從聖經的道德倫理。除非你非常有把握,否則不要說一個人是異端分子;不要到處用“別的福音”這樣的說法的福音的人是落在神的咒陵之下);不要錯誤引用人的話,脫離上下文引用他們的話,或者最最壞的可能意思理解其他人的話,以此摧毀別人的名聲。除非你有不可辯駁的理由對人嚴厲,否則要對人溫柔,滿有恩慈。

10.出現爭論的時候,不要馬上站在其中一邊,要首先對雙方立場做一些分析工作。要考慮這些可能性:(1)雙方可能是從不同角度看同一個問題,所以他們其實並沒有互相衝突;(2)雙方都忽略了那本來可以讓他們獲得一致的方面;(3)因為雙方用不同方法使用同一種說法,所以他們不在同一個波段上說話;(4)有第三種選擇方案,要比兩種對立的觀點都更好,可以讓他們達成一致;(5)他們雖然確實存在分歧,雙方的立場在教會中卻是可以接受的,就像羅馬書十四章講的只“吃蔬菜的人和吃肉的人之間的分歧”英文

11.如果你有一個好主意,不要期望人人馬上都能領受。不要馬上創立一個派別去推廣這種觀念。不要辱罵那些還不能領會你思維的人。要溫柔地與他們理論,認識到你可能是錯的,可能是傲慢的,理當被拒絕。

12.不要出於條件反射批評任何從不同的傳統而出的事。要足夠謙卑,可以去考慮其他傳統可能教導你一些事情。在開始教導他人之前,要作一個受教的人。把你自己眼中的樑木除掉。

13.願意用批判的觀點重新審視你自己的傳統。認為任何單一個傳統把握所有真理,或永遠正確,這種想法是不合理的。除非神學家培養出批判的眼光看待他們自己的宗派和傳統,否則基督身體的重新聯合將會遙遙無期。不要當那種名聲在外,主要任務是把阿民念主義者變成加爾文主義者(或反之亦然)的神學家。

14.用合意的眼光審視公認信條文件。神學工作的其中一樣任務,就是重新思考公認信條的教義,如有必要就用神的話語加以改革。不要認定公認信條的每一件事都是永遠確定的。

15.不要讓你的嫉妒心控制了你的論答。比如一個神學家覺得對於一家超級教會的成功必須完全持負面的觀點。

16.不要當那種不斷對其他神學家或其他基督徒發動進攻的神學家。你的敵人是撒但,世界和肉體。

17.控制你的性衝動,遠離互聯網色情內容和不正當的關係。神學家並沒有免疫力,脫離那些危害教會中其他人的罪。

18.在一家好的教會裡積極參與教會生活。神學家和其他信徒一樣需要蒙恩之道。如果你是在一家世界的大學,或自由派的神學院裡學習,這就尤其重要。你需要其他信徒支持,好使你可以保持正確的神學觀念。

19.在一家把聖經作為神的話語來教導的神學院接受你的基本培訓。在你繼續向前去第一手接觸不聖經的思想之前(你當然可以這樣做),要在聖經的神學打下穩固根基。

20.要學會欣賞相對來說所受教育程度不和你深的基督徒的智慧,甚至在神學方面的智慧。不要作那種神學家,在一位單純的信徒描寫他與主同行的時候總是要求消極的話。不要坐在田立克稱之為“啟蒙的高頭大馬”上瞧不起人的那種人。經常單純的信徒認識神比你更深,你需要向他們學習,亞伯拉罕·凱伯爾就是這樣的例子。

21.不要當那種對政治,文化,釋經經學,甚至神學方面每一樣新潮流都感到激動不已的神學家,以為我們需要重新構建我們的神學來迎合每一種潮流。不要以作為只因每一個人都是女權主義者,你就非要成為一位女權主義者不可。絕大部分對文化敏銳的神學都是不符合聖經的。

22.要懷疑神學中一切迎合潮流的做法。當每一個人趕某些神學立場的潮流,不管是敘述神學,女權主義,救贖歷史,自然律,敬拜禮儀,解放神學,後現代主義或任何事情的潮流時,這就是時候要喚醒你的批判功能了。除非你自己已經做了研究,否則不要隨大流。當一種神學潮流來到的時候,要條件反射地問這個問題:“這出了什麼錯?“事情總有一些錯誤的方面。最新的就是最正確,實際情況完全不是這樣。事實上很多新運動,最後證明是全然錯誤的步驟。

23.我們的博士學位神學教育體系,要求人有“原創思維”。但這可能很難做到,因為教會已經學習聖經幾千年。你會受到試探,要提出一些聽起來像是新的事情(這可能是通過寫一篇論文,按照以上第三點的標準完全不是神學性的論文)。好吧,提就提吧,然後把它扔掉,再回來做一些真正的神學研究。

24.與此同時,不要因為創新是創新就拒絕創新。更重要的是,不要因為一種觀念僅僅是聽起來不像你習慣的說法就加以拒絕。要學會在一種觀念聽起來看起來感覺起來如何,和它實際的意思如何之間進行區分。

25.要用批判的眼光看待那些使用比喻,或聖經以外術語的論證。不要自以為是認定,每一種術語都有完全清楚的意思,通常它們並沒有清楚的意思。

26.要學會懷疑那些懷疑論者。不信和自由派的學者,像任何人一樣容易犯錯,實際上更容易犯錯。

27.尊重你的長老。再也沒有比一位年輕神學家看不起那些在工場上做工幾十年的人更不合體統的了。與他們有不同意見,這沒有問題,只要你承認那些你與他們有不同意見的人的成熟和他們所做的貢獻。要把提摩太前書五章一節牢記在心。

28.年輕的神學家經常幻想自己是下一位馬丁路德,就像小孩子幻想自己是超級體育明星一樣。當他們年紀變大,不再玩幼稚遊戲時,他們就玩馬丁路德和教皇當真正的教皇不願和他們玩的時候,他們就會挑另外一個人,說,“你就是教皇。”瞧,上帝極有可能沒有選擇你當一新的宗教改革的領袖,如果HB揀選了你,也不要把“改教家”這尊稱用在自己身上,還是讓其他人來決定你是不是一位真正的改教家吧。

在你職業生涯開始的早期階段(在經過一些嘗試之後),就決定你要關注哪些方面,不關注哪些方面。在考慮機會的時候,懂得在什麼時候說不,這位和懂得在什麼時候說是同樣重要(also many更重要)。

30.不要失去你的幽默感。我們應當嚴肅看待神,但不要對我們自己,肯定也不要對神學太當真。失去了你的幽默感,這就等失失了你對比例平衡的認識,而在神學中,沒有什麼是比對比例平衡的感知更重要的了。

– “一位畢生神學家的反思:對約翰·傅瑞姆的長篇採訪”,採訪者:P。 Andrew Sandlin,選自“用愛心說誠實話:約翰·傅瑞姆的神學”

中文譯文摘自古舊福音
英文原文請按此參閱
Advertisements

論華人教會

最近幾個月在不同場合跟幾位華人牧師傳道人及其他同工朋友聊天。我們皆感嘆北美華人教會的文化包袱之沉重,以致華人教會的文化,制度,及治會方式體現的更多是華人文化的包袱,而非基於聖經教導的治會。要講起來,真是千頭萬緒。
 
對我而言,最可怕的是華人的『人治』傳統在教會中的氾濫,缺乏基於聖經原則治會的『法治』精神(容許我姑且形容之)。充斥著是否合乎聖經不重要,達到目標就好的世俗務實主義。
 
教會運作以事工導向,屬靈與否,成功與否以數目為目標(傳了多少福音,帶多少人信主,參與多少『服事』啦,教會人數增長嗎,教會堂建多大啦,忙到不可開交連家庭也不顧也被看成『屬靈』(多麼為主擺上啊)!教會同工之間有同工關係,卻難做交心好友;意見不同時,很難就事論事。話說回來,我所接觸過的華人教會無論大小大部份都分裂過,且是不好的分裂(要是因為為堅守聖經真理而分裂,如馬丁路德那般與離經叛道的中世紀天主教會決裂,那倒還好)。
 
教會活動很多,很熱鬧,但缺乏監督問責,外表表現的是很communal,更深層的其實是個人主義,不太有透明度跟accountability;教會見面你好我好,但『請別進來我的生活』。
 
華人教會不注重教義,教義不重要,甚至反教義,(反教義也很屬靈好嗎),但反教義的人偏偏都有自己奇怪的教義,甚至在教導異端時離開兩千年大公教會信仰也不自知,也無人監督,甚至被人阿門。
 
那為什麼還要服事華人教會?我們從不期待教會完美,因為教會是罪人組成。華人教會史很短,要一下成熟不太實際,這或許要幾代人的功夫。(在美國傳統改革宗教會中生活,發現連許多平信徒弟兄姐妹竟都比許多華人教會長執牧師要成熟,令我自嘆弗如,羞愧羞愧)。
 
我們愛華人教會,因她是上帝的教會。他還很不成熟,所以我們要服事她,讓上帝的道使她成長,並能成為世界的祝福。我堅信,忠心傳講上帝的話語,按照聖經實行聖禮,在教會中按照聖經施行懲戒仍然是基督教會的標記。忠心傳講真道,並努力活出信仰,是我們基督徒一輩子要掙扎學習的功課。

書評: 『反律法主義』Anti-Nomianism

書評: 『反律法主義』Anti-Nomianism (按左邊打開)

Antinomianism

Antinomianism

書名:『反律法主義』Anti-Nomianism
作者: 馬克 瓊斯 Mark Jones

在這本書的一開始,就講明該書主要是為牧會的牧者而寫的。在我看完這本書後,我想也很適合已經有一 定系統神學根基的平信徒和教會主日學老師們。瓊斯牧師寫該書的目的,主要基於教牧原因,為要處理在教會處境中牧者們在救恩論上會遇到的『律法主義』跟『反 律法主義』的教牧問題,在基督徒的因信稱義上與成聖上『律法』與『福音』之間的關係,他也在該書中談到基督徒的『好行為』與『獎賞』,基督徒的確據等教義問題。

總體來說,這是一本系統神學性質關乎救恩論的書。其內容是許多教會牧者實在是需要去更加清楚了解的,因為教會牧者與教師在『因信稱義』與『成聖』的教義上 討論律法和福音之間的關係時(有時甚至『因信稱義』與『成聖』兩者之間的關係都會混淆),時常有會有走偏的情況;使得教會的教導要麼偏向『律法主義』(使 得人誤以為在救恩上人可以靠自己行為),要麼偏向『反律法主義』(使得人誤認為人得救後無需有好行為,可以任意妄為)。這兩種教義性的偏頗,主要是由於不 強調基督徒與基督的『聯合』的根基,及聖靈在聖徒身上的工作所致,這也是本書不斷強調的一個重點。

在救恩教義上的偏頗,在西人教會中出現,在華人教會中也特別嚴重。華人教會在救恩論上時常混淆『因信稱義』與『成聖』的區別,在『福音』與『律法』之間也 時常模糊不清,但總體來說,在教導與實際操作上,華人教會基於種種原因,可以說是更比較傾向於『律法主義』。此外,華人教會在救恩論的教導上,通常只以傳 福音與因信稱義為目的,在基督徒成聖的教導是非常欠缺的,一來教會的合乎聖經的教導欠缺,二來身邊也通常沒有太多以聖經為根基的成聖生活的實際生活榜樣, 使得信徒們在成聖生活中靠自己在黑暗中摸索,不斷跌入要麼『律法主義』的陷阱–一面忽視基督已經做成的救贖工作,一面又因無法做到律法的要求而被控告, 無法自拔–要么就是『反律法主義』的陷阱。

這是一本非常好,在改革宗信仰救恩論上非常紮實的小書。從其內容,可見瓊斯牧師做了很多的研究,並且引用了許多早期英國清教徒的話。相信會對許多改革宗信 仰的牧者,教師,及弟兄姐妹們有很好的幫助。書中,對我而言,也有一些比較艱澀的部分,是我需要再去深究的。總而言之,這是一本值得重讀的書,我應該也會 在未來有機會會再將它讀一遍,也是一本不錯的,可以用來準備講道及主日學的參考書籍。

馬克 瓊斯 (Mark Jone)博士 是美洲長老會(PCA)在 加拿大『溫哥華信心長老會』牧會的牧師。除了牧會以外,他也時常被邀請到世界各地講學,例如費城的西敏神學院等學府。


論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的公共生活與教會生活:一些問題討論

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代表教會說話?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在代表教會教會說話的時候,他們是否有來自教會的監督,並且在發言有爭議的時候有來自教會的支持或是督責?他們在個人生活有問題的時候,卻又同時代表教會在公共場合發言,這樣是否造成讓人跌倒的見證讓基督的名蒙羞?

從中國大陸國內,台灣到美國,都可以看到一些沒有受過神學訓練非聖職人員的基督徒知識份子在世俗社會中,在政治公共場合中,在沒有被授權的情況下代表教會做有關神學教義的發言。他們代表教會在這些場合發表意見看法的時候,是否需要為自己所講的牽涉到神學教義的內容負責,特別是在所講的內容有教義性謬誤的時候?

正統教會是否能夠盡他們的責任來幫助這些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而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是否有意識,並且願意謙卑地尋求教會的幫助?他們在公共場合發表言論的同時,他們是否已經有正常的教會肢體生活,並且本身願意順服在教會屬靈權柄之下,願意被監督,有accountability,並在必要的時候願意接受屬靈權柄的督責甚至管教與懲戒?

舉一個例子,美國一位印度裔的保守派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Dinesh D’Souza,曾經在不同場合為教會做代言發表神學性的言論(例如: 神導進化論)。他也寫了幾本暢銷書,包括護教書 “What’s so great about Christianity”。2012年10月,D’Souza 被爆在還未離婚的情況下,與一位同樣已婚的婦女入住酒店過夜。同月,D’Souza 任校長的基督教大學King’s College董事會 宣布 D’Souza 自學校辭職。

當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在公共場合代表教會說話的時候,教會的角色與責任是什麼?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是否有來自教會屬靈權柄的監督跟幫助?還是在我們這個時代,我們造就了一群光有基督徒頭銜名號,卻沒有按照聖經教導過教會屬靈團體生活(哥前12),沒有被勸慰,沒有被愛心監督,沒有被督責,甚至需要被管教懲戒的『文化基督徒』?對於華人教會而言,華人教會普遍缺乏按照聖經教導來實施督責懲戒的機制,問題是否更為嚴重?

4/26/14初稿


離世與入世之間:基督徒的挑戰與教會的責任

基督教信仰到底是入世的,還是避世的?在這個墮落的世界如何生活,基督徒如何自處?從古至今,對基督徒而言,信仰與這個世界的關係就一直存在著某種張力(tension)。

有些團體選擇避世/離世(例如華人教會一般比較傾向避世),卻因此不顧聖經所教導的,基督徒是世上的鹽與光 的責任。心態上就會出現 不屑世間荒唐種種,自以為高尚的高姿態。在另一個極端,有些團體則傾向入世,雖然他們一開始的動機是好的,但在入世的同時(如社會福音),卻妥協甚至捨棄了信仰 ,因此失去了基督教信仰的內涵。

到底,我們怎麼辦? 基督教信仰到底是入世的,還是避世的?

在離世與入世兩個極端之間,我們在聖經教導中,就在基督『道成肉身』的榜樣上就已經有答案了。基督教信仰不是只是入世,或 只是離世。基督教信仰可以說是 同時入世又同時是離世。基督徒是在這個世界中生活,但卻不屬於這個世界。We are in the world, but not of the world! 基督道成肉身,真真切切的活在罪人當中,但祂從沒有妥協祂來世上的使命。道成肉身的這位基督,100%的人性,100%的神性,連這基督教信仰的一個深深奧秘,基督的神人二性 (Hypostatic Union) 都有它基督徒生活實踐的層面。而基督徒是被呼召要來效法基督的,我們要效法基督『道成肉身』的精神在世界中生活。不是只是單純的入世,不是只是單純的離世,這兩者作為極端都不是聖經的教導,更不是對基督『道成肉身』榜樣的恰當回應。

基督徒效法基督『道成肉身』的榜樣;基督徒是在世界中,卻不屬於這個世界;可以說,基督徒在地上的生活是同時入世又同時離世的。我們如何處理其中的張力? 很不容易。唐崇榮牧師常常講到基督教信仰的『弔詭』之處,基督教信仰中常常有 『似非而是』的地方(不是似是而非)。那,基督徒效法基督『道成肉身』的精神在世上生活,就存在一種弔詭。這種弔詭,就意味著張力(tension)就帶來張力,是一種我們在這個還未完全得贖的世上生活,必須去經歷,必須去學習 去體會(甚至是 appreciate)的一種張力。即便道成肉身的基督(有人性之軟弱,卻沒有犯罪),都經歷這種的張力,更何況我們呢?

我最近在思考比較多的都是基督徒『成聖』的事情,談離世或入世的情結,也都在基督徒『成聖』的範圍內。作為華人基督徒,我很感慨,我們華人教會把福音限制在『因信稱義』,而不太處理基督徒『成聖』生活中的種種挑戰,不教導『成聖』生活的聖經原則,只會喊一些沉腔濫調的敷衍口號,讓信徒自己在黑暗中摸索,非常不幸,非常可憐。『因信稱義』只是基督福音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當教會不處理基督徒成聖生活中的種種挑戰的時候,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是有負基督耶穌所託付的教導,即基督徒要做『門徒』來跟隨耶穌。

信仰生活的實踐,比單純紙上談兵要來得困難。在盡責地教導之後,教會領袖們就必須身體力行,在聖靈的帶領之下生活,做其他基督徒的榜樣。就有如耶穌所問彼得的,『你愛我嗎』? 我們如果愛祂,我們的回應就必須是以實際的行動榜樣來牧養祂的羊。

我總是在每日清晨時,頭腦特別清晰,就趕忙寫下來,免得忘記。這篇小短文,就當作以後我思考並處理基督徒成聖這個大框架的一個引言吧。接下來,或許會針對基督徒是離世或入世這個話題,在中國文化的處境,再擬文繼續討論。

4/4/13 初稿
Subject to revision


牧者這職業

全職牧者是特殊的職業。他看盡人生百態。他有可能早上參加並主持葬禮,中午在醫院探訪安慰垂死的病人跟其家屬,下午又或許就要主持婚禮。這樣職業生活中,經歷大起大落,我不禁想問,你對你們的牧者關心愛護又有多少,對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又了解多少?

對於華人教會的基督徒們,我們不少人把牧師看作是『屬靈超人』。不,他們不是屬靈超人。牧師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也有喜樂傷悲。道成肉身的聖子基督尚且曾經經歷許多的痛苦,經歷肉體與精神上的折磨,我們教會的牧師們又豈是什麼『屬靈超人』?他們有血有肉,有喜樂傷悲,有令人敬佩之處,卻也有各樣人性的軟弱。華人教會對待牧者的心態有待調整。而某種程度上,除了華人教會文化之外,教會體制也是造成牧師職業『孤獨症候群』或『孤芳自賞症候群』的原因之一。


幫助監督我,Keep me Accoutable in Love

華人基督教百年來,有不少魅力型的傳道人。從上世紀的倪柝聲,宋尚杰,到今天的唐崇榮,遠志明;都多少是魅力型的領袖。這些魅力型的領袖很能幹,有他們的恩賜,或講道能激盪人心,許許多多;但他們缺少教會肢體的幫助監督(accountability),更缺少正當屬靈權柄在上的監督。

可以說,華人教會這百年來都缺少制度性的『監督』機制。以至於當這些領袖發生爭議與問題時,無人知道如何解決,不知道該按什麼正當步驟解決,也不知道,誰有權柄解決。就這樣,充滿了混亂。即便在他們是清白的時候,也沒有教會屬靈權柄出來為他們解釋,澄清。以至於,無論是遠志明還是唐崇榮,面對指責批評,他們都表示不言語是最佳方式。但是,教會去了哪裡?教會權柄不必監督他們,在他們犯錯的時候懲戒他們嗎?教會權柄不必在他們清白的時候為其澄清嗎?

他們是人,不是神,所以他們必須要被教會的正當權柄監督。他們是人,不是神,他們也是一樣有缺點,所以他們也需要其他教會肢體以愛心幫助他們。華人教會必須擺脫對領袖的過份崇拜(或過份寵愛),不能在他們的問題爭議上不聞不問。這不是愛弟兄。愛弟兄不是縱容。而是在他們有錯的時候,按照聖經的教導,以愛心指出錯出來,挽回他們。

而一個有智慧的領袖,也必須知道自己有缺點,而且有屬靈權柄的監督是對他好的。唯我獨尊的基督徒,是可憐的,是孤獨的,是不健康的。這是華人教會的『大佬們』要學習的,不然我們四處講道,自己卻活不出聖經的教導來,豈不虛偽嗎?

我不是特別針對某一個人,而是華人教會的這個問題是氾濫性的。只不過某些人這方面問題比較突出罷了。試問,有多少華人傳道人,特別是那些沒有教會生活到處佈道的,他們有適當的屬靈權柄的監督?沒有屬靈超人,每個基督徒都需要委身於一個教會,有肢體生活,都需要被幫助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