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時事政治 Politics

共和黨或使用『核選項』(nuclear option)通過大法官任命

參議員共和黨團或將使用『核選項』(nuclear option),以簡單多數51票方式通過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而無須60票。參院民主黨團2013年用過該參院議事規則快速任命了奧巴馬內閣成員。

3年前共和黨譴責民主黨改變議事規則,不顧兩黨合作關係,使得參院兩黨不共戴天,但3年後反而是共和黨從中受益,使得川普內閣成員可以快速通過。當年只改變了內閣成員任命的議事規則,但是大法官任命過程的規則沒有改變,但現在共和黨也要動員核選項來通過大法官任命。其結果可能就是bi-partisanship變得更不可能,少數黨也無法以正常方式來阻撓議事進程。對共和黨的壞處,就是風水輪流轉,共和黨不可能永遠掌權,今天動用核選項的結果,就是日後共和黨淪為少數黨,它將無法順利阻撓議事進程。

但是大法官任命茲事體大,或許動用核選項會是明智之舉。特別是如果川普任內有另一或兩位民主黨的大法官退休的話,動用核選項會變得更加有用處。


Pluralism?

The idea that when a Christian citizen enters the public square, he/she must somehow conform to the majortarian secular values and abandon his religious convictions altogether to fit in, and if he wants to practice his religious faith, by which his worldview and moral values are informed, it must be relegated to private quarter, and private quarter only–betrays “pluralism” and “equality” in the true sense of the word.
When a Christian citizen peacefully dissents from the secular majority in the public square about a certain matter, because his Christian conscience tells him so, he might be called a bigot, all at the same time when the secular majority practices the same kind of bigotry they accused the Christian of. Yes, they cannot tolerate the Christian point of view voiced peacefully in public. This kind of logic is absurd, preposterous, and self-contradictory, sadly also advocated by some Christians who buy it. This reasoning somehow suggests that a Christian citizen is less of a citizen of the republic because of his religious faith, and that he must be a secular individual if he wants to engage in any kind of public debate for which the Christian is a part.
Basically, the secular majority gets to define what “pluralism” and “equality” mean, and “pluralism” and “equality’ they are clearly not!
Unfortunately, this kind of absurdity and pseudo-pluralism is something the Protestant Christian majority helped created in the 19th century America. So, quite ironically, it seems that evangelical Protestants have no other to blame but themselves for the “cultural wars” raging in America today. Alas.

多給誰,就像誰多要

最近南韓總統朴槿惠因醜聞黯然下台,不僅南韓國會通過彈劾罷免,使她這位首位女總統成為南韓憲政史上首位被彈劾下台的總統。南韓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也一致贊同國會的決定,使得朴槿惠不但失去青瓦台的總統寶座,也失去了總統的檢控豁免權,因此甚至有可能會被定刑罪跟坐牢。

在政界,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不只是在韓國,各國各地官員貪腐比比皆是。且不論天朝如何,就連有相當好牽制機制以及官員相對清廉的美國也不例外。今朝被人前呼後擁,被看作政壇巨星,前途無量的;竟也是他日被眾人唾棄,如過街老鼠般,黯然下台的。人世間的可悲,或許就屬政界的這些起起落落,最充滿戲劇性了,令人唏噓不已。

這些很有野心跟企圖心的政客們,就像希臘神話中的英雄勇士們,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在他們意氣奮發得意洋洋之際,驟然從高台墜落,跌倒谷底。歷史上亦是如此,舊約聖經中所記載的,以色列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君王,掃羅,大衛,跟所羅門,都有過光輝的過去,他們們有權力,智慧,勇敢,財富,眾人的擁戴,但也都有他們致命的弱點,也曾犯致命之罪。以色列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君王尚且如此,就更別說在他們之後,猶大國和以色列國那諸多劣跡斑斑的惡王了。

是的,在我們每一個人心裡,在我們的生命中,都有一些個不為人知的黑暗角落。無論我們外表如何道貌岸然,人的內心都存在著恐怖的黑暗。若非上帝光照我們的內心,救拔我們,重生我們,使我們為己罪痛心不已而認罪悔改,不然墮落的人性總是會選擇忽視,選擇不去理會這內心的黑暗。這黑暗甚至攪擾著我們,使人無法自拔,以罪為樂,自恃甚高,不可一世(弗2)。

權力,地位,名聲,總是吸引著人,我們的個人本體都渴望著眾人的肯定跟讚美。因此,政治界總是吸引著許多有才幹,有口才,有能力的人。某種程度上,在基督教會界中,也有相同的情況。當人越有權力跟影響力時,當越來越多人對你前呼後擁時,感覺飄飄然時,就越需要警惕。

19世紀的英國政治家阿克頓男爵 (Lord Acton) 曾經如此說,『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一定導致腐敗』。一個聰明有智慧的領袖,一個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罪性之不堪的領袖(無論是政治領袖,還是教會領袖),應該是一個懂得要讓自己有透明度,使自己被正當地監督的人,使自己有屬靈好友同工可以幫助監督你,免得自己私心膨脹,自以為是地步上萬劫不覆之路。教會領袖與政治領袖一樣,需要注意個人操守。但教會領袖與政治領袖不同的是,他還要注意教義的純淨,免得自己在教導上,在治會上,強解聖經跟傳講異端,自取沉淪(彼3)。

所以,越是好為人師的,越是有權力影響力,越是有才幹的人,越要警惕自己的言行,越需要正當的主內肢體的幫助與監督(accountability)。上帝多給誰,就像誰多要(路12:48)。才能,權力與責任成正比是應當的。


美日之間19秒的握手

 

日本首相安倍是首位在川普大選得勝之後即與之會面的外國領袖。那時,川普還只是後任總統,安倍以現任日本首相身份不遠千里迢迢親自飛到紐約與他會面,可謂委屈他了,但也看出他想盡快在川普執政之前鞏固美日關係的苦心一片。川普上任不到一個月,安倍再次與川普在華府會面,還一起跑到佛羅里達渡假,兩人兩國儼然是好友無疑。

或許有人會說安倍拍了川普馬屁,但安倍如此動作,確實也是討了川普歡心。老川看重對他忠誠的人,對於忠誠的朋友,他不至於太苛刻,且會投桃報李。川普也改變當初競選時對日韓兩國友邦當頭棒喝般的言論,現在也開始講起美日友誼了。這19秒的握手不放,足以看出他對安倍與日本的友好態度。因此,很有可能接下來美日關係不致有太大波折吧。這與川普與中共主席習近平拖延許久才有一次電話通話,形成極大對比。比起美日關係,美中關係接下來會如何,目前還不甚明朗。但目前看來,有可能對川普而言,日本是朋友,而中國是個談判的對象(記得他是商人)。

美國與東北亞的另一要角南韓的關係目前則會有些變數。南韓保守派新世界黨是堅定的美國盟友。但隨著新世界黨總統樸槿惠因醜聞下台,目前韓國自由派的反對黨聲勢大旺,極有可能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得勝。若反對黨上台,將會延續過往自由派對北韓友好的政策,並且會開始親中,採取與中共政府友好策略。


选举是有后果的:谈新政府上台之际的两党人事流动

 

奥巴马在2009年胜出成为美国第44位总统后,在一次与共和党领袖们会面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至今仍令人回味的话。 ”Elections have consequences” (选举是有后果的)。用华文来说,意思不外是,『成王败寇』,『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用更白话的语言就是,『谁赢了谁说了算』。奥总这一席话可见其当时多么意气风发。

选举结果确实有其后果。不但政策上,胜者说了算。人事上,胜者的胜利也意味着其身边的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选举结果直接影响着几千甚至上万人的人事安排,影响着他们的生计。 2008年民主党选战大胜之后,奥总身边的幕僚们一个个也都因他的政治胜利而在政府内部步步高升,包括其华裔挚友跟法学院同学卢沛宁,也官至副部长级。

是的,选举是有后果的。但2016年大选的结果是民主党大败,共和党大胜。目前,民主党人的前景可谓惨淡,共和党人则前途似锦,这与2008年的情况恰恰相反。除了主要的部长级的政府内阁要职之外,川普政府还需要任命4000个左右的政府要员,其中一部份需要参议院的确认方可走马上任。因此,为数众多的共和党人将从各个行业被征召至新政府任职。有来自国会山的前任与现任的议员与其幕僚们;有从上任布希共和党政府退下来的前任官员们;这些人有的仍在华府从事说客工作,有的在离任后创建咨讯公司做总裁,有的离任后在私营企业任资深的公司领导,有的回去校园执教鞭,还有人离任后进了各大智库跟非政府组织(如传统基金会)。这些人来自各行各业,而在新一任共和党政府即将执政之际,许多人也会被征召加入新政府。这些人离开目前的职位,也意味着有无数的空缺产生需要新血来填。总体而言,共和党人现在的就业行情大好,在政府内外有许多的工作机会等待他们。

相比之下,民主党人前景确实惨淡。随着奥巴马政府的下台,许许多多的民主党人即将失业。据最近的一篇国会山刊物的报导,许多政府的各级官员正在寻找说客咨讯公司或是大公司的职位,但由于美国政府的一府三院都在共和党掌控之中,这些公司都有意雇用有关系的共和党人来填补他们公司的职位空缺,以致目前民主党人要找私营企业的工作并不吃香。随着国会山参众两院民主党议员席位的萎缩,民主党人要回流到国会任职也面临人才饱和,机会有限的情况。

选举是有后果的。在华府这个非常政治化的地方,一人的政治理念与党派身份,也影响着他们的生计。

原文刊載於大國網


川普新政府內閣成員的任命與『核選項』(Nuclear Option)

 

2016年11月的大選,共和黨獲得極大勝利,不但從民主黨手中奪下白宮,也得以繼續維持國會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眾議院繼續由共和黨掌權倒不意外,但參議院能得以維持共和黨的掌控卻是難能可貴。一時間,美國政府的一府兩院都由共和黨控制,就只差聯邦最高法院了。

川普新政府上台的首要急事是組閣。政府內閣成員由總統提名,並需由參議院以『簡單多數』(simple majority,即51票)通過便可正式確認就職。第115屆國會的參議院目前共有52位共和黨籍參議員,要通過川普的內閣提名可謂綽綽有餘,根本無需跨黨派爭取反對黨的支持。

共和黨及新總統川普必須要感謝他們民主黨籍的對手,因目前參議院以簡單多數確認政府內閣成員提名的規則系由2013年時掌控參議院的民主黨人士制定的,目的是為了阻止共和黨人阻撓議事進程,方便奧巴馬總統內閣成員的確認過程。在此之前,政府內閣成員提名的通過必須有60位參議員支持方可;如此,便需要跨黨派合作。華府人士將這參議院確認內閣成員規則的改變稱之為『核選項』(Nuclear Option)。顧名思義,意思是新規則(從60票到簡單多數的51票)會有『爆炸性』的影響,會傷害參議院兩大政黨的關係。確實,當時共和黨極度反對『核選項』的實施,對當時的民主黨籍多數黨領袖 哈利·瑞德 (Harry Reid)的這個做法極為憤怒。

但是風水輪流轉,如今共和黨和川普新政府卻成為該新規則的最大受益者,他們無需任何民主黨人的支持便可通過內閣成員的任命。民主黨人則後悔莫及,悔恨搬磚頭砸了自己的腳;現在,除非有共和黨籍參議員倒戈相向,不然民主黨就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川普的內閣成員提名全數通過。不過,據一些美國媒體報導,參院民主黨人決心要以拖延戰術阻撓某些內閣成員的確認過程。接下來幾個月,國會山莊會非常忙碌且熱鬧,會上演一場場的議會惡戰,對美國政治感興趣的人來說,也是一場場的好戲。

 

 


奧巴馬不是雷根

兩黨政治是個無盡的輪替。多數選民選了甲黨執政,過幾年厭倦了該黨,再選乙黨。乙黨執政若干年,選民又厭倦該黨,又再選甲黨。如此循環不息,周而復始。美國政黨一般最多執政八年,就會有一次輪替。美國近代史上只有共和黨英雄雷根總統因其政績豐碩,使得另一個共和黨人接續連任四年,即老布希總統;共和黨執政12年結束。接下來克林頓八年,小布希八年,奧巴馬又八年。政黨輪替的邏輯奧巴馬沒有打破,他的繼任者不是希拉里克林頓,而是卑劣不堪,遭眾人撻伐的共和黨候選人川普。

奧巴馬總統不久前還自信滿滿地說,他是民主黨的雷根,而希拉里 克林頓是老布希,會接續他連任。這個預言,現在已經灰飛煙滅。我的總統先生,你實在太高估自己。奧總閣下八年一無多少外交功績,二無多少內政建樹,怎好厚顏自大稱自己是『民主黨的雷根』?

在奧巴馬總統任內,『重返亞洲』的滔滔大略,八年後一事無成淪為笑柄。中共南海屢屢生事,如入無人之境。亞洲盟國離心離德,要么開始向中共靠攏,要么擔心美國無力保護而自危,如南韓者,其國內各黨派人士紛紛倡導要擁有核武以求自保。重返什麼亞洲?奧總貿貿然自伊拉克撤軍,在所謂伊斯蘭國ISIS這群屠夫尚未成氣候之前,不把這群屠夫當一回事,稱其為『JV Team』蝦兵蟹將,使得ISIS有機可乘,進駐伊拉克與敘利亞,導致百萬人生靈塗炭。奧總面對羅剎國獨裁者普亭侵略鄰國,除了動動嘴皮子,竟也無可奈何。若是雷根在世,豈會讓此等鳥事發生?奧總對待國際上流氓國家的人權問題置若罔聞,說是要尊重這些國家的文化與政治體系。奧總到了非洲國家肯尼亞,卻轉頭不尊重肯國的文化與政治,竟訓斥跟要求肯國總統與人民要賦予同性戀者『權利』。聯合國各公約框架下的普世價值,不是奧巴馬外交政策的首要關注議題。

再論內政,大傢伙或許已經忘記,奧巴馬引以為傲的ObamaCare全民健保,尚未出爐,就胎死腹中,充滿期待的民眾無法上網購買數十日之久。此外,奧總稱民眾可保持他們原有的健保,這亦非事實,許多民眾的健保計劃被取消。如此重大政策,怎會如此疏忽?豈非無能?全民健保法的名稱是Affordable Care Act, 即『可負擔的醫療保險法案』。奧總卸任之前,眾多醫保公司因無法獲利而紛紛退出市場。奧總卸任之後預計保費即要上漲25%,民眾如何afford負擔?奧總8年前競選期間,聲稱要促進黨派合作(reaching across the isle),而其任內與共和黨爭鬥不斷,毫不妥協,聯邦政府也曾因黨派紛爭而關閉17日。此外,奧巴馬任內分化族群,引致對抗,種族矛盾加劇;還極力推動毫無憲法根據的同性戀婚姻與在全國範圍內公校中男女同廁政策,荒唐至極。

眼下川普贏得總統大選,共和黨即將統一聯邦政府三部,ObamaCare全民健保與其他奧巴馬任內的內政政策被推翻指日可待。奧總引以為傲的左派內政政策,頓時灰飛煙滅。除了奧總作為第一位黑人總統的歷史性定位之外,奧巴馬或將是美國歷史上最為平庸,最無建樹的總統之一。

雷根是偉大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仍然是奧巴馬,奧巴馬不是雷根。

2016年11月10日

華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