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系統神學 Systematic Theology

死與復活:退伍軍人節有感

arlington大選過後三天,今日是退伍軍人節。今年拜訪了兩處埋葬退伍軍人的地方。一處是阿靈頓國家公墓,一處在維吉尼亞州的漢姆頓市。這兩處公墓壯麗宏偉,特別是阿靈頓國家公墓,一望無際的,盡都是白色整潔的墓碑,整齊地排列著。大部份墓碑上頭刻著十字架,還有些上頭刻著大衛星,也有些上頭有象徵穆斯林的半月。美國的墓園一點都不陰森,綠草茵茵,風景優美,倒像是座美麗的公園。

在公墓中徘徊遊走,有種特別的感受,難以形容。藍天白雲之下,微風輕拂,樹影婆娑。壯麗之餘,有一份孤寂。他們長埋於此,無聲無息。無論各人生前如何,無論是曾經擁有豐功偉業貴為總統將軍的,還是默默無名的普通士兵一介平民,死亡是最平等的。我們或許不愛思考死亡,但我們都無法逃避死亡,在墓園中,無法避免『死亡』這個字眼,縱然阿靈頓公墓美景如斯。有一天,我也會無聲無息地棲息於這地球的某處。嗯,這足以讓人安靜沉思。

聖經中少不了談到死亡。第一次談到死,是始祖亞當夏娃犯罪墮落悖逆得罪上帝的下場,是『必定死』(創2)。罪與死亡彼此相連,自起初如此。上帝與人立約,而亞當是人類的代表,亞當犯罪了墮落了,眾人也都在亞當裡墮落,死也臨到眾人(羅5:12)。墮落之後的人類,被罪纏累,在罪之權勢之下,無法自拔,喜愛犯罪得罪上帝,也不得不犯罪,人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弗2:1)。上帝卻差其聖子耶穌基督代替罪人贖罪而『死』;不但為我等而死,更在三日之後從『死裡復活』,也讓祂所救贖的百姓與基督『一同復活』(弗2)。上帝的救恩不但使罪人在救贖的法律意義上『稱義』—不再被定罪跟承受刑罰;也賜罪人能力一生過『成聖』的生活,不斷成長,治死己罪,在今世活著就已經擺脫罪的權勢與轄制,開始能夠過討上帝喜悅的生活(弗2-3;羅5-6)。不但如此,基督徒更有在未來身體復活的盼望。基督是人類的第二個代表,基督死了,我們也向罪死了;基督身體復活了,我們有日也會身體復活,並且生活在新天新地裡,有基督治理我們(羅5;林前15;啟21-22)。

是的,死亡很可怕。但是以信心信靠基督的基督徒不必懼怕死亡,因為我們擁有榮耀真實的復活盼望,奠基在基督的死與復活之上,奠基在上帝偉大智慧的救贖計劃之上。

我們一家今日要驅車去位於賓州的蓋德斯堡(Gettysburg),這是美國內戰時期北方聯軍打贏南方的一場決定性戰役之處。退伍軍人節快樂。作為美國人,我們紀念為自由而戰為國捐軀的軍人們。作為天國之民,也紀念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為我們負上的代價,我們也當我祂的榮耀而活。


『稱義』不是救贖:『稱義』只是救贖的一部份

『唯獨因信而被稱義』是抗議宗(基督教新教)的一大重要教義。馬丁路德稱它是『教會站立或跌倒的教義』(doctrine by which the church stands or falls譯按:若教會堅守這教義真理教會便得堅立,教會若離棄這教義真理便會跌倒)。『因信稱義』的真理是指上帝將基督『主動與被動』的順服歸算給我們,將基督賺得的義歸算給我們;在此基礎上,上帝宣告我們為『義人』。我們被上帝稱義不是靠我們的好行為賺來的。這教義是我們在上帝裡盼望的基礎。

但是,在我做牧者多年的經驗中,我常常聽到人們錯誤地將『稱義』與『救贖』劃上等號。這或許是因為『稱義』的教義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或許『稱義』的教義是唯一使他們有平安的教導,亦或許『稱義』是個備受攻擊的教義。無論如何,將『稱義』與『救贖』劃等號是錯誤的。

『稱義』只是救贖真理的一部份。上帝救贖的過程,始於永恆,在創世之先,終於聖徒得榮且永遠與上帝同在。大部份神學生在他們初接受神學裝備的時候便學到『救恩次序』(Ordo Salutis)這個神學名詞。『救恩次序』就暗示了救恩並不止於『稱義』。上帝救贖祂百姓的工作是有次序的(因此就是個過程)。這個救恩次序不但包括了『因信稱義』,也報告了『揀選』,『呼召』,『重生』,『納認為兒女』,『成聖』與『得榮』等上帝的工作。

『稱義』是上帝一次性的工作,它不是一個過程。但救贖卻是一個過程,它包括了過去,現在,與將來。救贖是基督徒一生會經歷的過程,保羅便是如此以過程討論救贖的概念。在以弗所書2章8節他說『你們得救了』(have been saved);在哥林多後書2章15節他說『正在被救贖』(are being saved);在羅馬書5章9節他說『將被救贖』(shall be saved)。是的,救贖是上帝在信徒的生命中所做的工作,且是經歷一段的時間而完成的。

了解『稱義』與『救贖』之間的根本區別,對每位信徒而言都應該是基本的。但是,對這二者的混淆已經對現代教會產生了有害的影響。因為對這二者的混淆,救贖常常定義成是 上帝『一次性』的作為;它傾向於貶低淡化信徒成聖的掙扎跟必要性….它傾向於將救贖的團體教會性質轉移到個人主義 (shift salvation from the corporate church to individualism);它也傾向於將建造上帝國度的這個焦點轉移到單單靈魂[得救]的層面而已。

請別誤會我的意思。『稱義』是救贖真理中的一個重要部分。它是上帝賜給罪人平安的首要工作。稱義的基礎是上帝客觀的工作,而非基於基督徒任何的主觀經歷。稱義是基督徒生命中『一次性』發生的事件。稱義就好像國王戒指上的寶石[那般珍貴]。但是,稱義不是救贖。救贖是根植於稱義的一個過程,但是救贖絕不至於稱義而已。救贖是上帝的工作,祂為祂自己而恢復更新這個罪惡的世界。救贖從個人開始,進而得著家庭,乃至國家。救贖是上帝的工作,要將這世間一切的心意奪回,使其順服耶穌基督的主權之下。

『稱義』是一個充滿榮耀的教義,但它不是救贖。不要將這二者混淆了。

作者;萊利 保爾(Larry Ball)是美國長老會一位已經榮退的教導長老,他也是一位有執照的會計師。他住在田納西州的金斯堡市。

英文原文刊載於此


書評:Redemption Accomplished and Applied (John Murray 約翰 慕理)

51aSZAajhCL

此購買該書

這本應該說是改革宗信仰救恩論的經典書籍,也是西敏神學院系統神學救恩論課上的必讀書籍。多年前囫圇吞棗地讀過一遍,現在重新再讀,又重溫學習了不少。

本書分為兩部分,前一部分討論了基督耶穌在救贖歷史中完成的工作(Historia Salutis – the necessity, nature, perfection, and extent of the atonement),後半部分則討論了改革宗信仰對救恩次序的理解(Ordo Salutis or “order of salvation” – 有效的呼召effectual calling,重生regeneration,信心與悔改faith and repentance,稱義justification,得成為上帝的兒女adoption,成聖sanctification,信徒的堅忍 perseverance,與基督的聯合union with Christ,及得榮glorificaton)。

本書可以幫助讀者對聖經的救恩方面的教導增加了解。對於帶領查經的團契小組組長們跟教牧來說,在查考跟救恩論有關的經文時,這也是一本非常好的參考書籍。對於英語是非母語的讀者來說,本書在某些地方可能會讓某些讀者感覺稍微有點吃力。


書評:認識神 Knowing God (J.I. Packer 巴克著)

3c72a54a

世界知名的福音派神學大師巴克的經典 『認識神』一書 相信幫助了許多的基督徒跟慕道友來認識基督徒的信仰。其文字深入淺出卻內容不失深度,他盡量地以淺顯易懂的文字來闡述基督教的信仰,既適合慕道朋友,也適合初信與信主已久的基督徒。既有福音信息,也有針對基督徒成長需要知道的基本聖經教義。 讀起來,讓人感覺不像是在讀枯澀的系統神學,使得對於在任何信仰階段的讀者都很適合。

同一本書竟能使慕道朋友,初信者,信主許久的基督徒,及教會領袖都能從中受益,認識聖經中的基本信仰內容,恐怕在福音派神學家中實屬不多。 這實在是我對所有慕道朋友及基督徒朋友都會介紹推薦的好書。

在每一章的結尾,巴克博士都有一段類似『回應與應用』的文字,幫助讀者不是只是了解一些知識而已,還要能應用在自己的生活當中。中文譯本,我個人覺得 福音證主協會 的翻譯還算不錯。該譯本在每一章的結尾,還有許多可以用來參考跟討論的問題,也是可以使用的。但對能夠以英文原文來閱讀的朋友,我還是會推薦讀英文。

若欲購買本書英文版,可按此鏈接購買。


書評: 『反律法主義』Anti-Nomianism

書評: 『反律法主義』Anti-Nomianism (按左邊打開)

Antinomianism

Antinomianism

書名:『反律法主義』Anti-Nomianism
作者: 馬克 瓊斯 Mark Jones

在這本書的一開始,就講明該書主要是為牧會的牧者而寫的。在我看完這本書後,我想也很適合已經有一 定系統神學根基的平信徒和教會主日學老師們。瓊斯牧師寫該書的目的,主要基於教牧原因,為要處理在教會處境中牧者們在救恩論上會遇到的『律法主義』跟『反 律法主義』的教牧問題,在基督徒的因信稱義上與成聖上『律法』與『福音』之間的關係,他也在該書中談到基督徒的『好行為』與『獎賞』,基督徒的確據等教義問題。

總體來說,這是一本系統神學性質關乎救恩論的書。其內容是許多教會牧者實在是需要去更加清楚了解的,因為教會牧者與教師在『因信稱義』與『成聖』的教義上 討論律法和福音之間的關係時(有時甚至『因信稱義』與『成聖』兩者之間的關係都會混淆),時常有會有走偏的情況;使得教會的教導要麼偏向『律法主義』(使 得人誤以為在救恩上人可以靠自己行為),要麼偏向『反律法主義』(使得人誤認為人得救後無需有好行為,可以任意妄為)。這兩種教義性的偏頗,主要是由於不 強調基督徒與基督的『聯合』的根基,及聖靈在聖徒身上的工作所致,這也是本書不斷強調的一個重點。

在救恩教義上的偏頗,在西人教會中出現,在華人教會中也特別嚴重。華人教會在救恩論上時常混淆『因信稱義』與『成聖』的區別,在『福音』與『律法』之間也 時常模糊不清,但總體來說,在教導與實際操作上,華人教會基於種種原因,可以說是更比較傾向於『律法主義』。此外,華人教會在救恩論的教導上,通常只以傳 福音與因信稱義為目的,在基督徒成聖的教導是非常欠缺的,一來教會的合乎聖經的教導欠缺,二來身邊也通常沒有太多以聖經為根基的成聖生活的實際生活榜樣, 使得信徒們在成聖生活中靠自己在黑暗中摸索,不斷跌入要麼『律法主義』的陷阱–一面忽視基督已經做成的救贖工作,一面又因無法做到律法的要求而被控告, 無法自拔–要么就是『反律法主義』的陷阱。

這是一本非常好,在改革宗信仰救恩論上非常紮實的小書。從其內容,可見瓊斯牧師做了很多的研究,並且引用了許多早期英國清教徒的話。相信會對許多改革宗信 仰的牧者,教師,及弟兄姐妹們有很好的幫助。書中,對我而言,也有一些比較艱澀的部分,是我需要再去深究的。總而言之,這是一本值得重讀的書,我應該也會 在未來有機會會再將它讀一遍,也是一本不錯的,可以用來準備講道及主日學的參考書籍。

馬克 瓊斯 (Mark Jone)博士 是美洲長老會(PCA)在 加拿大『溫哥華信心長老會』牧會的牧師。除了牧會以外,他也時常被邀請到世界各地講學,例如費城的西敏神學院等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