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遊記見聞 Travel Journals

死與復活:退伍軍人節有感

arlington大選過後三天,今日是退伍軍人節。今年拜訪了兩處埋葬退伍軍人的地方。一處是阿靈頓國家公墓,一處在維吉尼亞州的漢姆頓市。這兩處公墓壯麗宏偉,特別是阿靈頓國家公墓,一望無際的,盡都是白色整潔的墓碑,整齊地排列著。大部份墓碑上頭刻著十字架,還有些上頭刻著大衛星,也有些上頭有象徵穆斯林的半月。美國的墓園一點都不陰森,綠草茵茵,風景優美,倒像是座美麗的公園。

在公墓中徘徊遊走,有種特別的感受,難以形容。藍天白雲之下,微風輕拂,樹影婆娑。壯麗之餘,有一份孤寂。他們長埋於此,無聲無息。無論各人生前如何,無論是曾經擁有豐功偉業貴為總統將軍的,還是默默無名的普通士兵一介平民,死亡是最平等的。我們或許不愛思考死亡,但我們都無法逃避死亡,在墓園中,無法避免『死亡』這個字眼,縱然阿靈頓公墓美景如斯。有一天,我也會無聲無息地棲息於這地球的某處。嗯,這足以讓人安靜沉思。

聖經中少不了談到死亡。第一次談到死,是始祖亞當夏娃犯罪墮落悖逆得罪上帝的下場,是『必定死』(創2)。罪與死亡彼此相連,自起初如此。上帝與人立約,而亞當是人類的代表,亞當犯罪了墮落了,眾人也都在亞當裡墮落,死也臨到眾人(羅5:12)。墮落之後的人類,被罪纏累,在罪之權勢之下,無法自拔,喜愛犯罪得罪上帝,也不得不犯罪,人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弗2:1)。上帝卻差其聖子耶穌基督代替罪人贖罪而『死』;不但為我等而死,更在三日之後從『死裡復活』,也讓祂所救贖的百姓與基督『一同復活』(弗2)。上帝的救恩不但使罪人在救贖的法律意義上『稱義』—不再被定罪跟承受刑罰;也賜罪人能力一生過『成聖』的生活,不斷成長,治死己罪,在今世活著就已經擺脫罪的權勢與轄制,開始能夠過討上帝喜悅的生活(弗2-3;羅5-6)。不但如此,基督徒更有在未來身體復活的盼望。基督是人類的第二個代表,基督死了,我們也向罪死了;基督身體復活了,我們有日也會身體復活,並且生活在新天新地裡,有基督治理我們(羅5;林前15;啟21-22)。

是的,死亡很可怕。但是以信心信靠基督的基督徒不必懼怕死亡,因為我們擁有榮耀真實的復活盼望,奠基在基督的死與復活之上,奠基在上帝偉大智慧的救贖計劃之上。

我們一家今日要驅車去位於賓州的蓋德斯堡(Gettysburg),這是美國內戰時期北方聯軍打贏南方的一場決定性戰役之處。退伍軍人節快樂。作為美國人,我們紀念為自由而戰為國捐軀的軍人們。作為天國之民,也紀念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為我們負上的代價,我們也當我祂的榮耀而活。

Advertisements

荒蕪中的綠洲

此次出差,也經過了澳門。如果說韓國首爾最顯而易見的是教堂林立,十架遍布的話;那澳門最顯而易見的就是四處賭場林立。在澳門開車四處開一圈,最醒目的建築除了賭場,還是賭場。此城賭博業異常興盛,是當地的龍頭產業。據說澳門的賭博業收入是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的數倍之多。賭博業是澳門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佔澳門政府總稅收的82%之多,許多當地居民也在各大賭場上班。這單一產業化的情況,也迫使許多優秀的澳門年輕人出走到境外求學,尋求不同的發展。與其他賭博業興盛的地區一樣,賭博業也帶來色情業的興盛。據說,賣淫在澳門並不違法。老實說,就澳門的整體屬靈環境跟感觀而言,確實不佳。澳門政府比起香港,更加地不具政治獨立性,澳門政治也較為向中央政府靠攏。澳門的公民社會也不及香港發達,對澳門政府的反抗也不及香港那麼強烈有力。年輕一輩的世俗公民社會團體,政治上偏向歐美自由主義的左派,強調的價值與歐美左派無異,包括特別強調所謂的同志變性平權這樣的社會左派價值。基本上,香港與澳門,政治價值觀總體偏向左派自由主義,不像韓國還有像執政黨新國家黨(又譯新世界黨)那樣右派保守派的自由主義政黨。這或許跟韓國的基督徒人口之眾有關吧。

此次有機會也分別拜訪了兩個天主教的非營利救助援助機構。兩個機構的負責人,一位是當地澳門人(其機構就在一座天主教修院神學院旁邊),另一位則是來自美國的天主教修女。與他們的交談當中,他們都非常誠懇地告訴我們,他們機構的大門是永遠為人打開的。不少人走頭無路就來到他們的機構尋求幫助,他們毫無保留收留這些來自各式各樣魚龍混雜背景的人士,被拐賣至此的,在此賣淫的,被家暴的配偶及子女等等;給他們地方住,給他們飯食,提供他們就業訓練幫助他們找工作。那位天主教修女,看上去已經70多歲,她操流利的普通話跟廣東話,已經在香港跟澳門服侍了幾十年之久,把一生獻給了華人。修女如數家珍地告訴我們,一個接一個的故事,不計其煩地幫助一個又一個失足的少女,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她們不斷地回到她的救助中心,不斷泥足深陷的循環。

這些有心之士,在澳門這個屬靈荒蕪之地,有若片片綠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