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化普遍主義

文化相對主義 (Cultural Relativism) VS. 文化普遍主義 (Cultural Universalism)

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化放在世界背景下考察,都有它的特殊性,在這一意義上,最重要的不是用文化相對主義 (Cultural Relativism) 的態度孤立地看待某一種文化的特殊性存在,而是觀察其文化對世界文明與人類幸福到底能夠做出什麼貢獻。如果一種文化模式在本土文化的範圍中是適應的、滿足的,但對人類文明或世界秩序不僅沒有什麼貢獻,卻常常帶來恐怖和危險的話,那麼,這種文化的特殊性便沒有存在下去的理由,就像納粹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一樣,這些曾經作為一種歷史文明象徵的腐朽文化,儘管有其存在的土壤,畢竟是人類最終拋棄的異質性的東西。

文化普遍主義(cultural universalism) 的實質是來自人類平等的觀念,像某些基本價值是適用於全人類的,如人權,就超越了種族和文化的界限,它比空泛的民族平等、民族自決、民族權利的概念更深刻,也更實際。如果承認基本人權是人類發展的必然產物,那它就絕不應該只是西方文明的專利,而是人類共同的精神財富。文化相對主義雖然以尊重不同文化為原則,但又把不同民族維護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方式視為天經地義的,原因是文化相對主義絕不承認文化具有價值的普遍性,而只有特殊性,這樣,那些超越了世界文明標準的個別族群的文化異質性,便有了存在下去的依據。如果將這種文化異質性的特點推於極端的話,便會形成一種文化的優越感;而從這種特殊的文化優越感出發,便會演繹為一種保守的文化民族主義立場。

-郭洪紀:《文化民族主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