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朴槿惠

多給誰,就像誰多要

最近南韓總統朴槿惠因醜聞黯然下台,不僅南韓國會通過彈劾罷免,使她這位首位女總統成為南韓憲政史上首位被彈劾下台的總統。南韓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也一致贊同國會的決定,使得朴槿惠不但失去青瓦台的總統寶座,也失去了總統的檢控豁免權,因此甚至有可能會被定刑罪跟坐牢。

在政界,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不只是在韓國,各國各地官員貪腐比比皆是。且不論天朝如何,就連有相當好牽制機制以及官員相對清廉的美國也不例外。今朝被人前呼後擁,被看作政壇巨星,前途無量的;竟也是他日被眾人唾棄,如過街老鼠般,黯然下台的。人世間的可悲,或許就屬政界的這些起起落落,最充滿戲劇性了,令人唏噓不已。

這些很有野心跟企圖心的政客們,就像希臘神話中的英雄勇士們,總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在他們意氣奮發得意洋洋之際,驟然從高台墜落,跌倒谷底。歷史上亦是如此,舊約聖經中所記載的,以色列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君王,掃羅,大衛,跟所羅門,都有過光輝的過去,他們們有權力,智慧,勇敢,財富,眾人的擁戴,但也都有他們致命的弱點,也曾犯致命之罪。以色列歷史上最偉大的三位君王尚且如此,就更別說在他們之後,猶大國和以色列國那諸多劣跡斑斑的惡王了。

是的,在我們每一個人心裡,在我們的生命中,都有一些個不為人知的黑暗角落。無論我們外表如何道貌岸然,人的內心都存在著恐怖的黑暗。若非上帝光照我們的內心,救拔我們,重生我們,使我們為己罪痛心不已而認罪悔改,不然墮落的人性總是會選擇忽視,選擇不去理會這內心的黑暗。這黑暗甚至攪擾著我們,使人無法自拔,以罪為樂,自恃甚高,不可一世(弗2)。

權力,地位,名聲,總是吸引著人,我們的個人本體都渴望著眾人的肯定跟讚美。因此,政治界總是吸引著許多有才幹,有口才,有能力的人。某種程度上,在基督教會界中,也有相同的情況。當人越有權力跟影響力時,當越來越多人對你前呼後擁時,感覺飄飄然時,就越需要警惕。

19世紀的英國政治家阿克頓男爵 (Lord Acton) 曾經如此說,『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一定導致腐敗』。一個聰明有智慧的領袖,一個認識自己,認識自己罪性之不堪的領袖(無論是政治領袖,還是教會領袖),應該是一個懂得要讓自己有透明度,使自己被正當地監督的人,使自己有屬靈好友同工可以幫助監督你,免得自己私心膨脹,自以為是地步上萬劫不覆之路。教會領袖與政治領袖一樣,需要注意個人操守。但教會領袖與政治領袖不同的是,他還要注意教義的純淨,免得自己在教導上,在治會上,強解聖經跟傳講異端,自取沉淪(彼3)。

所以,越是好為人師的,越是有權力影響力,越是有才幹的人,越要警惕自己的言行,越需要正當的主內肢體的幫助與監督(accountability)。上帝多給誰,就像誰多要(路12:48)。才能,權力與責任成正比是應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