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法西斯

美國的法治與民主

在美國當下政治意識形態爭鬥之中,在兩大政黨內部極度分化之際,我還是必須要欣賞美國的民主與法治之間的平衡。英美法治傳統在一個國家治理運作中舉足輕重,使得美國人面對大小政治爭議都大致能主要以法律司法形式解決。雖然這表面顯得很對立性adversarial,但這種法律上理性地對立於對抗,比起武鬥流血暴亂要好得多。當然,法治的背後仍然有意識形態在左右,但這種不流血理性的意識形態的抗爭,在墮落後的人類世界中,還是較為可取的。

很多人討論民主是手段還是目的,我個人不認為民主是絕對目的。多數治國的民主不是絕對真理,多數人認同的意見不見得都是真理。在美國處境,民主若沒有法治的制衡(即憲政),也會產生煽動民粹主義,法西斯主義,專制獨裁的惡人危禍人間。從歷史上意大利的墨索里尼跟德國的希特勒這兩個法西斯大惡棍身上,我們要吸取教訓。從保守主義者的觀點來看,美國立國的價值觀是非基督教的自由主義跟個人主義(有人認為美國是基督教國家的觀點是錯誤的,不過美國建國初期及其歷史是深受基督教影響沒錯),這雖然跟我作為基督徒的政治觀點不完全相同,但是保守的自由主義價值觀要以憲政法治的形式繼續堅持。一方面固然不能讓意識形態上自我矛盾的左派為所欲為,另一方面也要提防會煽動民意的民粹主義者,納粹主義者篡位奪權。所以,當有Donald Trump 如此的政治狂人出現,並且是以非理性主義,甚至民族主義,排外主義的形式出現時,不免讓人不謹慎待之。美國民主必須是憲政法治民主,接下來無論是誰當選第45任總統,都勢必會讓美國的憲政法治經歷挑戰。若是克林頓當選,憲政與法治的挑戰將是奧巴馬的延續;若是川普當選,挑戰或將是前所未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