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John Frame

約翰·傅瑞姆(John Frame)給神學生和年輕神學家的30個提醒

約翰·傅瑞姆在回答“對那些面對要一生做神學工作的神學生和年輕神學家,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這個問題時,給了以下三十點的回答:

1.要考慮神可能其實並沒有呼召你做神學方面的工作。雅各書三章一節告訴我們,我們不要多人作師傅,作師傅的要受更重的審判。神給誰越多(聖經知識),對他們要求就越多。

2.重視你與基督,你的家人和教會的關係,超過看重你的職業理想。用你的生命,你會比用你的神學影響更多人。即使你的觀念正確,你生命的欠缺也會削弱你觀念的影響力。

3.要記住神學的基本工作,就是認識聖經,神的話語,把它應用在人的需要方面。任何別的事情 – 歷史和語言學方面的專業知識,解經的敏銳精深,對當代文化的認識,哲學方面的成熟度,都必須順服在這根本目標之下;如果不是這樣,你有可能成為受人推崇的歷史學家,語言學家,哲學家或文化批判家,但你將不會成為一位神學家。

在進行神學工作(第三點講的基本工作)時,你有義務要為你倡導的提出一個立場。這應當是顯而易見的事,但大多數神學家今天對於怎樣做到這一位而摸摸不著頭腦。神學是一種論辯的學術操練,你需要對邏輯和勸導有足夠認識,去構建合理,純正和有說服力的論證。在神學方面,展現出對對歷史,文化或其他一些學科有認識,這還不夠;引用你認同的人的話,反駁你不認同的人,這也不夠。你確實需要為你要說的內容建立一個神學立場。

5.學會如何清晰和有說服力地寫作和說話。最好的神學家能夠把深奧的觀念用簡單的語言表達出來。不要嘗試用晦澀的文風說服人來接受你的專業知識。

6.培養一種強化的靈修生活,對那些把這批判為是敬敬主義的人要視而不見。要不住地禱告,讀聖經,不只把聖經作為學術文本來讀。珍惜機會參加神學院裡的敬拜與禱告會,以及主日聚會。不管你對“靈命構建”這個詞如何理解,都要對此加以重視。

7.一位神學家在根本上是一位傳道人,雖然典型來說,他處理的問題,比傳道人要處理的更深奧,但是要作一位優秀的傳道人,找一些方法,讓你的神學可以對會眾的人心說話;找一些方法呈現你的教導,讓會眾可以在當中聽到神的聲音。

送人書本和文章,在有版權的材料方面不要手緊緊抓住不放,任何人提出要求版權授權,都許可他們使用。事工第一,金錢第二。

9.批評其他神學家,神學傳統或運動的時候,要遵從聖經的道德倫理。除非你非常有把握,否則不要說一個人是異端分子;不要到處用“別的福音”這樣的說法的福音的人是落在神的咒陵之下);不要錯誤引用人的話,脫離上下文引用他們的話,或者最最壞的可能意思理解其他人的話,以此摧毀別人的名聲。除非你有不可辯駁的理由對人嚴厲,否則要對人溫柔,滿有恩慈。

10.出現爭論的時候,不要馬上站在其中一邊,要首先對雙方立場做一些分析工作。要考慮這些可能性:(1)雙方可能是從不同角度看同一個問題,所以他們其實並沒有互相衝突;(2)雙方都忽略了那本來可以讓他們獲得一致的方面;(3)因為雙方用不同方法使用同一種說法,所以他們不在同一個波段上說話;(4)有第三種選擇方案,要比兩種對立的觀點都更好,可以讓他們達成一致;(5)他們雖然確實存在分歧,雙方的立場在教會中卻是可以接受的,就像羅馬書十四章講的只“吃蔬菜的人和吃肉的人之間的分歧”英文

11.如果你有一個好主意,不要期望人人馬上都能領受。不要馬上創立一個派別去推廣這種觀念。不要辱罵那些還不能領會你思維的人。要溫柔地與他們理論,認識到你可能是錯的,可能是傲慢的,理當被拒絕。

12.不要出於條件反射批評任何從不同的傳統而出的事。要足夠謙卑,可以去考慮其他傳統可能教導你一些事情。在開始教導他人之前,要作一個受教的人。把你自己眼中的樑木除掉。

13.願意用批判的觀點重新審視你自己的傳統。認為任何單一個傳統把握所有真理,或永遠正確,這種想法是不合理的。除非神學家培養出批判的眼光看待他們自己的宗派和傳統,否則基督身體的重新聯合將會遙遙無期。不要當那種名聲在外,主要任務是把阿民念主義者變成加爾文主義者(或反之亦然)的神學家。

14.用合意的眼光審視公認信條文件。神學工作的其中一樣任務,就是重新思考公認信條的教義,如有必要就用神的話語加以改革。不要認定公認信條的每一件事都是永遠確定的。

15.不要讓你的嫉妒心控制了你的論答。比如一個神學家覺得對於一家超級教會的成功必須完全持負面的觀點。

16.不要當那種不斷對其他神學家或其他基督徒發動進攻的神學家。你的敵人是撒但,世界和肉體。

17.控制你的性衝動,遠離互聯網色情內容和不正當的關係。神學家並沒有免疫力,脫離那些危害教會中其他人的罪。

18.在一家好的教會裡積極參與教會生活。神學家和其他信徒一樣需要蒙恩之道。如果你是在一家世界的大學,或自由派的神學院裡學習,這就尤其重要。你需要其他信徒支持,好使你可以保持正確的神學觀念。

19.在一家把聖經作為神的話語來教導的神學院接受你的基本培訓。在你繼續向前去第一手接觸不聖經的思想之前(你當然可以這樣做),要在聖經的神學打下穩固根基。

20.要學會欣賞相對來說所受教育程度不和你深的基督徒的智慧,甚至在神學方面的智慧。不要作那種神學家,在一位單純的信徒描寫他與主同行的時候總是要求消極的話。不要坐在田立克稱之為“啟蒙的高頭大馬”上瞧不起人的那種人。經常單純的信徒認識神比你更深,你需要向他們學習,亞伯拉罕·凱伯爾就是這樣的例子。

21.不要當那種對政治,文化,釋經經學,甚至神學方面每一樣新潮流都感到激動不已的神學家,以為我們需要重新構建我們的神學來迎合每一種潮流。不要以作為只因每一個人都是女權主義者,你就非要成為一位女權主義者不可。絕大部分對文化敏銳的神學都是不符合聖經的。

22.要懷疑神學中一切迎合潮流的做法。當每一個人趕某些神學立場的潮流,不管是敘述神學,女權主義,救贖歷史,自然律,敬拜禮儀,解放神學,後現代主義或任何事情的潮流時,這就是時候要喚醒你的批判功能了。除非你自己已經做了研究,否則不要隨大流。當一種神學潮流來到的時候,要條件反射地問這個問題:“這出了什麼錯?“事情總有一些錯誤的方面。最新的就是最正確,實際情況完全不是這樣。事實上很多新運動,最後證明是全然錯誤的步驟。

23.我們的博士學位神學教育體系,要求人有“原創思維”。但這可能很難做到,因為教會已經學習聖經幾千年。你會受到試探,要提出一些聽起來像是新的事情(這可能是通過寫一篇論文,按照以上第三點的標準完全不是神學性的論文)。好吧,提就提吧,然後把它扔掉,再回來做一些真正的神學研究。

24.與此同時,不要因為創新是創新就拒絕創新。更重要的是,不要因為一種觀念僅僅是聽起來不像你習慣的說法就加以拒絕。要學會在一種觀念聽起來看起來感覺起來如何,和它實際的意思如何之間進行區分。

25.要用批判的眼光看待那些使用比喻,或聖經以外術語的論證。不要自以為是認定,每一種術語都有完全清楚的意思,通常它們並沒有清楚的意思。

26.要學會懷疑那些懷疑論者。不信和自由派的學者,像任何人一樣容易犯錯,實際上更容易犯錯。

27.尊重你的長老。再也沒有比一位年輕神學家看不起那些在工場上做工幾十年的人更不合體統的了。與他們有不同意見,這沒有問題,只要你承認那些你與他們有不同意見的人的成熟和他們所做的貢獻。要把提摩太前書五章一節牢記在心。

28.年輕的神學家經常幻想自己是下一位馬丁路德,就像小孩子幻想自己是超級體育明星一樣。當他們年紀變大,不再玩幼稚遊戲時,他們就玩馬丁路德和教皇當真正的教皇不願和他們玩的時候,他們就會挑另外一個人,說,“你就是教皇。”瞧,上帝極有可能沒有選擇你當一新的宗教改革的領袖,如果HB揀選了你,也不要把“改教家”這尊稱用在自己身上,還是讓其他人來決定你是不是一位真正的改教家吧。

在你職業生涯開始的早期階段(在經過一些嘗試之後),就決定你要關注哪些方面,不關注哪些方面。在考慮機會的時候,懂得在什麼時候說不,這位和懂得在什麼時候說是同樣重要(also many更重要)。

30.不要失去你的幽默感。我們應當嚴肅看待神,但不要對我們自己,肯定也不要對神學太當真。失去了你的幽默感,這就等失失了你對比例平衡的認識,而在神學中,沒有什麼是比對比例平衡的感知更重要的了。

– “一位畢生神學家的反思:對約翰·傅瑞姆的長篇採訪”,採訪者:P。 Andrew Sandlin,選自“用愛心說誠實話:約翰·傅瑞姆的神學”

中文譯文摘自古舊福音
英文原文請按此參閱
Advertisements